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十七章 開業大吉(上)
第十七章 開業大吉(上)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星期六清早,石鼓巷的居民和商家在不經意間發現,原來那家停業兩個月的馮記小吃城居然換了招牌,悄無聲息地開門營業了。門臉上唯一的變化就是多了一塊黑底燙金字的《悠然農莊包子鋪》招牌。
        真是怪事,從古至今,新開張的店鋪哪個不是鞭炮鑼鼓齊鳴,店家來賓迎來送往熱熱鬧鬧的,大手點的什么還要請什么舞獅子的、唱戲的折騰大半天,圖個喜慶吉利唄。哪有這個什么包子鋪這么低調的?
        居民們議論紛紛,周圍幾個店家老板也眼含譏諷之色,他們和居民不同,前兩天有個自稱是包子鋪老板的年輕人拜訪了他們,言談舉止倒是頗有幾分氣質,說些什么街坊鄰居的客套話,請他們多多關照。
        吳記拉面館緊挨著包子鋪南邊,也是二層建筑,但占地要大一倍有余,門臉裝修也古香古色,頗為精致。此時,拉面館二樓南部把邊的一間二十多平米的玻璃陽光房內,一個五十歲左右,突顴骨,三角眼的中年男人,正端著一把紫砂茶壺,坐在靠窗的藤椅上,饒有興致地透過玻璃瞧著街上的場景。
        旁邊坐著一個穿白色工作服,頭發梳得光亮亮的長臉、尖下巴年輕人,正翹著二郎腿,腳尖一顛一顛的,哼著小曲剪指甲,一臉的輕浮之色。
        這兩人正是拉面館的吳老板和他的侄子吳茂,經營這家店已經十余年了。吳記拉面館以老湯頭成名,據傳說店里那鍋牛骨湯七八年都沒有熄過火。湯頭甘醇鮮美,面條筋道十足,使得拉面館在這一帶頗有名氣,生意一直很好。
        “你別在這兒閑著了,去廚房看看。”吳老板看著吳茂,不由皺起眉頭,這小子雖說手藝還過得去,但老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沒個正形,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穩重起來?
        “廚房有老趙他們看著呢,都是老人了,出不了問題。”吳茂不以為然地說道,他又探頭看了看街面。
        “哎,叔,你說咱們旁邊的這家什么包子鋪,怎么開張一點動靜都沒有啊?真是怪事。”
        “哼,他們的那個李姓老板前兩天我見過,是個毛頭小子,新手,可能連餐飲店基本的常識都不懂。不知道從哪里搞了點錢,居然就敢開店。這里的生意豈是那么好做,幾個新手瞎折騰,估計比老馮他們倒得還要快。”吳老板輕蔑的說道。
        “是啊,一看就是外行,新店開張都偷偷摸摸的,這樣誰知道你店里賣什么貨色?難怪到現在一個客人都沒有。還有,幾個外行能做出什么像樣的包子,沒準連面皮都是死面。呵呵。”吳茂也咧嘴嘲笑起來。
        *****************************
        包子鋪內,李悠然、孫曉瑩、顧薇薇、齊嬸、齊叔、齊松都身著嶄新的白色工作服,頭
        戴白廚帽,在緊張忙碌著,為包子鋪開張做最后的準備。廚房里的四摞高高的大號新籠屜冒出濃濃的白蒸汽,溫度也直線上升,讓人感覺仿佛身在夏天。羅胖子也在,只套了一件圍裙,沒有穿工作服,因為暫時沒有適合他體形的。
        “然子,這樣子不行啊,到現在門口連一個客人都沒有。”胖子有些沉不住氣了。
        李悠然沒搞開業典禮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他沒錢了,籌備包子鋪的這些日子里把錢花個精光。這個理由如果讓周圍的人知曉,估計能跌碎一地眼鏡。
        “沒關系,很快就會來的。”李悠然似乎并不著急,他用絨布把裝著營業執照和衛生許可證的鏡框又擦拭了一遍,這可是他從游擊隊轉正正規軍的憑證,有感情是很自然的。
        “我知道,這包子是很好吃,可是酒好也怕巷子深啊。我看還不如咱們到街上擺上幾屜,請人免費試吃吧。這是最常用的商業手段啊。”胖子知道店里為開張準備了大量的包子,這要砸在手里損失可不小。
        “沒必要,我的包子現在不需要這些商業手段了。”李悠然依舊自信滿滿的說道。
        “嗯,懶得跟你說了。”胖子轉身去了廚房,既然不讓外人試吃,那自己人先試試也是必要的程序吧,怎么著也要對包子的品質負責不是。
        *********************************
        九點左右,石鼓巷街上出現了奇怪的一幕,不知從哪里陸陸續續來了很多陌生人,騎
        車的,走路的都有,這讓商家們大感興奮,吆喝聲頓時此起彼伏。但出乎意料的是,這些人居然對其他商鋪的招呼毫不理睬,紛紛聚集到了那個新包子鋪門前,并自覺排起了長隊。這讓原本想瞧熱鬧的石鼓巷居民和商家目瞪口呆。
        “托兒,一定是請的托兒。”吳記拉面館二樓,吳茂先是驚訝,接著又做出輕蔑的表情。
        “不像,要說這么多人都是托兒,那手筆也未免太大了。”吳老板臉色有些凝重起來。
        包子鋪的包子似乎還沒有開賣,等在門前的顧客長隊里,有不少是相互認識的人,紛紛聊起天來。
        “張婆婆,這么遠,你怎么也來了?”一位中年婦女和手提菜藍的老婆婆打招呼。
        “李二嬸,沒辦法啊,我家那個小孫子鬧了幾天了,就要吃這種包子。可最近齊嬸她們都沒有出攤,我也買不到啊。哼,那個小兔崽子就滿地打滾,飯也不吃,我說帶他去肯德基都不干。唉,都叫我給寵壞了。”張婆婆滿臉愁容地說。
        “是啊,張婆婆,小孩子可不能由著他來,要不然以后苦頭可有得吃了。”后面一個老頭也附和道。
        “陳大爺,你也是給孫女買嗎?”張婆婆問道。
        “我才沒你那么寵小家伙,我是買了自己吃。你還別說,齊嬸她們的包子就上幾口老白干兒,那滋味,嘖嘖,跟神仙似的。”陳大爺半瞇縫著眼,一臉陶醉模樣。
        “陳大爺,山西老陳醋調點油辣椒和蒜泥,蘸包子吃那才叫一個香呢。我昨天在那棵老楊樹上看到公告,才知道原來她們在這邊開店了,還好,坐公交車過來也不算太遠。這不,我怕買不上,還提前半小時過來,沒想到已經這么多人了。”一位體形敦實的中年男人也加入進來。
        “濤子是給你家老爺子來買得吧,真是孝順的孩子。”張婆婆夸獎道,中年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撓撓后腦勺。
        “今天不用著急了,開店的和擺攤可不一樣,聽說換了大蒸屜,包子管夠。”李二嬸兜售內幕消息。
        “是嗎,那敢情好。通告上說今天開業大酬賓,包子只要兩塊一個,我可要多買點兒。”
        “我也要多買點兒,大不了回家用冰箱凍上,什么時候吃再蒸就行了”
        “齊嬸,你們怎么還不開始?這么多人等著呢。”
        “是啊,快開始吧。”
        終于,在眾人的呼喚聲中,幾個冒著熱氣的大籠屜出現在店門口,伴隨著齊嬸那熟悉悅耳的粗嗓音。
        “各位街坊,久等了,謝謝大家捧場。不要著急,今天包子做得多,大家都買得到。別擠,一個一個來啊。”
        現場氣氛頓時熱烈起來,按顧客們的要求,熱騰騰白胖胖的包子被十個、二十個一組的裝進塑料袋,甚至還有一張口要三四十個的。
        排在隊伍后面的顧客見狀頓時急了,這算怎么回事兒?胃口也太大了吧,還管不管別人死活了?
        “喂喂!前面的自覺點啊,買那么多也不怕吃撐著。”
        “后面還有這么多人呢,差不多就行了啊。大伙兒都講點社會公德啊。”
        “齊嬸,你們得管管啊,大老遠來給你們捧場,我們可不容易啊。”
        “喂!那個買了四袋的,對,就是說你呢,你想當黃牛黨怎么著?”
        抗議之聲紛紛響起,隊伍出現明顯騷動。
        由于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李悠然和伙計們緊急磋商,臨時決定改為限量發售,每人最多十個,概不多售。
        騷動的隊伍這才漸漸平息下來。
        上午十點鐘,石鼓巷的街上到處可以看到拎著塑料袋的顧客,不少人邊走邊吃,今天的包子似乎比以前的味道更好,蓬松柔軟的面皮充滿彈性,入口即化,面香和餡香的結合度更上一層。
        一時間,濃郁的鮮香氣味四處彌漫,也吸引了石鼓巷的居民。
        俗話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很多石鼓巷居民們再也按耐不住,紛紛加入隊伍,一條長龍從包子鋪的門口向南延伸路過吳記拉面館、順鑫茶莊和川菜館,又折回去,繞了個完整的“s”形,把馬路都幾乎堵了一小半。這奇異的景象讓附近各路看熱鬧的店鋪老板伙計們下巴掉了一地。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