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二百二十二章 豹球獨處的夜晚
第二百二十二章 豹球獨處的夜晚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院子里的新木板房制作完成,外表又刷了幾遍清漆,油漆旰后,晾了幾日散去刺鼻的味道。
        小狗豹球到包子鋪已經有幾天了,一直和人一起生活,李悠然不在的時候就睡在齊叔的屋里。
        晚上,齊叔經常要一個人住在包子鋪里值夜。齊嬸基本上不住這里,她每天要回到出租屋去陪兒子。
        新木板犬舍可以使用了,齊叔在里面鋪設了舊毯子,讓豹球進駐。
        從此,豹球開始了它的獨居生活。小小的身體,卻住著一座很大的尖頂木板房,房子安放在靠近院門的背陰處,又寬敞又舒服,還有松木板獨特的香氣。
        但是小家伙明顯很不適應,第一天夜里,人們都睡覺去了,留下它獨自呆在木房子中,從圓拱門洞探出腦袋,望著外面的黑暗,開始害怕起來。
        豹球忍耐不住,跑出木房子,在院子里大聲叫喚。
        “汪汪……嗚……汪汪……嗚……”
        “這狗崽子真討厭,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就是,啥破狗啊,咱們明天還要早起呢。”
        住在店里的幾位員工紛紛叫罵起來。
        齊叔也聽見了,從床上爬起來,拿著手電走到后院狗屋處。
        豹球見到他,連忙搖著尾巴上前嗚鳴傾訴。
        齊叔蹲下身子,摸著豹棘的腦袋,安慰道:
        “鞠球啊,你可是狼狗啊,膽子哪能這么小呢。”
        豹球也不知聽不聽得明白,反正就是拿腦袋一個勁兒往齊叔手里拱。
        齊叔給它的水碗加了水,食碗加了料,又陪它說了一會兒話,鼓勵它勇敢起來,然后還是離開這兒回屋休息去了。
        豹球又嗚嗚了一陣子,見沒人再理會·后來被食碗中的夜宵吸引,開始享用,口渴了,又喝水碗中的水·水清甜可口,很好喝。
        豹球的心情好了一些,又鉆進了木屋,趴在毯子上。
        就這樣,一連折騰了兩個晚上,到了第三天,這才算慢慢習慣下來·豹球終于可以在木房子里面睡個安穩覺了。
        早晨,李悠然駕車來包子鋪上班,下車后,他讓孫曉瑩先上樓,自己來到木房子處,瞧瞧豹球的情況。
        豹球見到他,顛顛地跑過來,兩只前爪親熱搭在他的小腿上·尾巴使勁兒搖。
        “呵呵,你這小東西,住新房子習慣了吧?”
        正說著·齊叔拿著食料和清水走過來,給狗崽喂食。聽見李悠然說話,隨即搭腔道:
        “鬧了兩個晚上,總算消停下來。以后應該沒問題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水和食料加到豹球的碗中。
        豹球聞到了香氣,但還是舍不得李悠然,繼續和他熱乎,用腦袋在他的腿上蹭來蹭去。
        “好啦,豹球,先吃飯去。”李悠然拍拍它的腦袋·用手指著食盆。
        豹球嘴里嗚嗚兩聲,轉身用餐去了。
        “這狗不錯,聰明,適應力算是很強的了。以前我在鄉下養過的大黃狗還真比不上它。”齊叔望著狗崽,樂呵呵地說道。
        “齊叔,辛苦你了·還要照看狗。”李悠然說道。
        “哪兒的話,把它訓練好了,可以幫我看院子,我才省事了呢。”齊叔搖頭說道。
        “齊叔,這么小的狗就能訓練的嗎?”李悠然以前聽說狗好像要五個月才能接受命令。
        “可以了,先教點簡單的,比如指定地方大小便。這個比較容易。嗯,就讓它在那邊的樹坑里解決問題。”
        齊叔說著,用手指向院子東北墻角的那棵楊樹。
        “這樣好,現在城里很多養狗的人不講公德,也不考慮把狗好好訓練一下,狗便拉得到處都是。引起了很多麻煩。”李悠然對這事情深有感觸。
        前段時間某門戶網站報道了個新聞,說有一個居民小區,養狗數量太多,而且狗主人沒有教養,也不及時清理,弄得人行道上、草地里到處是狗便,不但污染了環境,還讓不少居民一不小心就踩上了“地雷”。
        甚至還出現了狗咬傷人的事件。
        那些沒有養狗的住戶自然很惱火,不斷找物業公司投訴,物業只是和稀泥,并沒有解決實質問題。造成小區里的居民分成了狗派和非狗派兩個陣營,互相敵視。
        前不久矛盾激化,夜里有人在小區的草地上、灌木叢中投放摻了耗子藥的食物,結果一連造成好幾條狗中毒身亡。
        狗主人們痛失愛犬,悲憤之極,向當地派出所報案,要求偵破投毒事件。
        因為沒有傷到人,派出所不愿受理,弄得狗主人們在小區里不斷叫罵,疑神疑鬼,猜測是誰下的毒手,鄰里關系因此更加緊張。
        好好的一個居民小區被搞得烏煙瘴氣,實在是可悲。
        李悠然對齊叔講述了這件事情,齊叔聽了也是唏噓不已。
        本來這并不是無法調解的矛盾,狗主人好好訓練訓練自己的寶貝,如果沒有經驗也可以花幾個錢讓愛犬去狗學校學習,遛狗的時候注意勤收拾一下,就不會出現上述的悲劇。
        李悠然正和齊叔聊著天,從樓里走出一位少年,個子不高,手里拎著一只水桶,徑直走向齊叔。
        過來時見到李悠然,沖他點頭示意。
        “李老板,你好。”
        “哦,是齊松啊,叫李哥就行了。怎么,放假了,過來給你爸幫忙。”李悠然認出來了,這是齊叔的兒子,年初時來店里幫過忙,后來開學后就很少見到了。不過看上去比當初好像要壯實一些,看樣子日子過得還不錯。
        “呵呵,我這小子月初就放假了,和同學去外面玩了一圈,剛剛才回來。”齊叔笑著說道。
        “你把桶放到魚池邊上就行了,門沒鎖。”齊叔轉頭又對齊松說道。
        齊松嗯了一聲,拎著水桶奔魚池去了。
        “這小子,還是那么內向啊,不過也好,老老實實的。不像方成、虎子那么讓人操心。放完假就該上高二了吧?”李悠然望著齊松的背影問。
        “嗨,光老實有什么用,現在這個社會上老實人吃不開啊。是啊,開學該上高二,最近他就在店里幫忙了。”齊叔感慨地說道。
        “行,就在這兒干吧,勤工儉學挺好的。對了,也讓他幫著照看一下豹球,狗崽容易生病,要多注意一點。”
        李悠然說完,看了看還在吃飯的狗崽,點點頭,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纟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