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二百八十六章 令人尷尬的禮物
第二百八十六章 令人尷尬的禮物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第二百八十六章令人尷尬的禮物
        這一覺,一直睡到下午將近四點鐘才醒過來,李悠然揉揉眼睛,拿起手機給包子鋪齊嬸撥了個電話,問問那邊有什么事情沒有。
        齊嬸說店里一切正常,讓他不用擔心,另外晚上她會讓齊叔照看好孫曉瑩和方成他們的。
        李悠然放下手機,看來目前的包子鋪離了他照樣正常運行,除了供水之外。
        閑來無事,他走到書房上網,看了會兒新聞,接著登陸星海棋社網站,一進入圍棋大廳,竟然有人邀請他對弈,定睛一瞧,原來是一個叫面包魚的棋友。
        這不是自己第一次下棋碰到的對手嗎,因為那次慘敗,所以對這個名字一直記憶猶新。
        他隨即點下了“同意”的選擇鍵。
        “哥們兒,又碰上你了。”對方打出一行字外加一個笑臉。
        “是啊,真巧。不過我下不過你啊。”李悠然實話實說,盡管這一段時間以來自覺棋藝長進了不少,不過估計和面包魚還是有一定差距。
        “這個好辦,要不咱們下讓子棋吧,讓你四子如何?”面包魚說道。
        星海棋社網站允許棋友下讓子棋,而且規定讓得越多,讓子方獲勝的話得到的積分獎勵就越高。
        不過面包魚還是頗為托大了,在圍棋比賽中,讓四子的優勢是非常大的,畢竟四角全是先手,除非對弈雙方的實力差距懸殊,比如說九段棋手讓初段棋手,這還不一定能穩贏。
        “算了,四子太多,兩子吧。”李悠然否定這個提議。
        面包魚表示同意,也就少掙點兒積分就是了。
        棋局開始,李悠然執黑占據三個星位,白棋占了一個星位后直接掛黑角挑起戰爭。在讓子棋中,讓子方決不可以像平時那樣按部就班地行棋布局,必須盡快將對方引入戰斗,發揮自己的棋力,爭取在對戰中迅速解決對方,至少也要吃掉一部分棋子,以彌補讓子造成的局面差距。
        面包魚的手法兇狠而激進,深入敵后,逢斷必斷,對自己的棋形弱點毫不理睬。
        李悠然搖搖頭,這個面包魚還把自己當成當初啥也不懂的新手,膽子也太大了。
        既然如此,自己也犯不著和跟他客氣,黑棋利用自己大本營的優勢,連續兩手,切斷了白棋的聯系,使其中一塊成為孤棋,白棋發覺不妙,各種手筋頻出,左沖右突,試圖殺出一條血路。
        李悠然沉住氣,腦海中回憶起自己做過的很多死活題,一一應對。
        白棋見活動余地越來越小,頓時發急,急中出錯,被黑棋抓住機會,將白棋一個本來可以做眼的位置擠成了假眼。
        白棋做出最后的努力,使出幾手騙招,黑棋也不予理睬。白棋猶豫了一會兒,覺得損失巨大,無可挽回,沒有心情再開辟新的戰場,隨即投子認負。
        “哥們兒,你長進不小啊。唉,損失了五分。”面包魚打出一行字和一個沮喪的表情。
        “呵呵,是你太輕敵了,該補的棋都不補,還賭我看不看得出來。”李悠然微笑著答復。
        倆人一邊復盤一邊聊了起來,面包魚提出再來一盤,不過不能讓子了,平手對局。
        李悠然正要答應,忽聽外面傳來一聲響亮的鷹啼。他頓時一楞,該不會是金羽回來了吧?
        于是,他向面包魚致歉,說家里臨時有急事,不能奉陪了。面包魚表示理解,那就下回再說吧。
        退出圍棋網站,李悠然三步并兩步往三樓露臺趕。隱隱聽見屋面傳來嗵的一聲,像是扔下了什么東西。
        推開露臺門,他四下一望,果不其然,在露臺南面護欄上,站著一只金黃色的大鳥,那不是金羽是誰?
        “嘰,嘰。”金羽伸長脖子,沖他叫了兩聲。
        “金羽,你還是舍不得離開我啊,呵呵,沒準兒是想喝空間水了吧。”李悠然激動地跑到近前,本要將金羽抱在懷里,但想起金雕可能不習慣這種親熱方式,于是伸雙手撫摸它胸背的羽毛。
        金羽老老實實地站著,任他擺弄。
        突然,李悠然發現金羽的爪子上有血跡,還是新鮮的。
        他不由一驚,這是怎么回事兒,仔細檢查一番,還好,金羽并沒有受傷,血不是它的。
        李悠然的目光接著往地上搜尋,很快在幾米外發現了一只帶毛的東西。剛才光顧著和金羽親熱,還沒注意到這個。
        他走過去一瞧,原來是一只挺肥的花毛母雞,脖子血肉模糊,已然斷氣。
        金羽又叫了一聲,聲音中似乎透著幾分得意,估計是承認那是它抓來的。
        原來這是金羽送給自己的禮物,它想報恩啊。李悠然頓時又感動又尷尬,腦門上擠出幾條黑線。
        這明顯是家養的母雞,金羽這家伙不學好,當偷雞賊去了。
        恍然中,李悠然想起自己小時候看過的書和電影,地主惡霸豢養惡鷹,飛去佃戶家抓人家養的雞鴨,被農戶發現,用鋤頭砸死,由此引起地主的瘋狂報復,造成血淚史一串串。結果當時在同學們中間,鷹一度成為惡霸的象征。
        怎么自己竟然也有當惡霸的感覺了,實在是汗。
        他擺弄著地上的母雞,估摸著是附近哪戶人家養的,甚至就在鳴翠山莊也說不定。別看這里是高級住宅區,可有的房子是孩子買來孝敬老人的,而老人就喜歡在院子里養雞養鴨種種菜什么的,所以小區里雞犬相聞并不奇怪。
        這個事情可不能宣揚出去,說不清楚,容易引起糾紛,另外金雕本身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讓別人發現也很麻煩。
        金羽倒是并不覺得自己干了什么壞事兒,站在那里還頗為得意的樣子。
        以后得想辦法好好教育教育。但眼前看來只能收贓,還得盡快銷毀證物了。李悠然嘆了口氣,心中想道。
        不過這雞既然拿來了,也不能浪費,一瞧就是正經的柴雞,用空間溪水燉個雞湯啥的應該不錯。
        于是,他先找了個大碗,裝上空間溪水,擺在金羽面前讓它享用。
        另外又找來兩張報紙,將死雞包住,省得血滴出來,然后拿著下樓去廚房處理。
        [email protected]#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