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二百九十四章 教育金羽與庭院衛士
第二百九十四章 教育金羽與庭院衛士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第二百九十四章教育金羽與庭院衛士
        一早起來,李悠然伸個懶腰,推開臥室的窗戶,清新而微涼的晨風涌進房間,帶著樹葉、青草的味道,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已經是風輕氣爽的秋日,酷暑遠離,院子里一片蔥蘢蒼翠,薄霧還未完全散去,草地上隱隱現出晶瑩的露珠。
        鳴翠山莊的清晨寧靜而美麗,遠處間或傳來幾聲鳥叫和公雞的打鳴聲,又迅速消失。
        院子池塘邊上的假人已在昨晚被收了起來,里面藏著的驅鳥器似乎也出了故障,現在這些東西的質量甚是堪憂。
        這個情況還未被那些鳥兒發現,所以暫時相安無事。
        李悠然洗漱一番,拿著昨天捆扎在一起的那捧雞毛,走上三樓露臺,打算給金羽上一堂教育課。話說回來,昨天那鍋柴雞湯味道還真是不錯。
        “金羽。”他呼喚道。
        “嘰。”金羽已經醒了,它回應一聲,從木房子中走出,翅膀一扇,竄到外面的木杠上。
        “昨晚在新家睡得不錯吧,還挺精神的。”李悠然笑著,撫摸它脖子上柳葉狀的羽毛。
        “餓了吧。”李悠然說著,右手從空間貨架上抓了一把牛肉干,在金羽的面前展開。
        金羽眼睛一亮,伸脖就要叨食。
        呼,一蓬毛茸茸的東西掃的它的眼睛和鼻孔上,癢癢的,很不舒服。
        “喏,記住這雞毛,以后不許去抓人家的雞了。聽見沒有?”李悠然把雞毛拿開,懸在距離金雕鼻孔幾公分遠的地方,聲音冷淡,表情嚴肅。
        金羽聞到這熟悉的氣味,不明所以,見到手掌上的牛肉干,又想去叨,卻再次被雞毛騷擾。
        金羽很討厭這蓬雞毛,它不滿地連叫了兩聲。
        “記住嘍,以后見到這個東西就離遠點兒。”李悠然教訓道,又連續重復了幾次這樣的動作。
        直到金羽扇動翅膀,開始不安地躁動起來,李悠然這才停止雞毛懲罰。
        最后,他把雞毛扔在地上,在上面狠狠踩了幾腳,故意做出厭惡的表情。首堂思想品德教育課才暫告結束。
        至于效果具體如何,目前還不得而知,但經常飲用空間溪水的動物智商都會提高不少,這是經過多次驗證無疑的,希望金羽能理解他的意思。
        當然,教育過后,物質刺激還必須得跟上。于是金羽終于吃到了他手中的美食。
        如何讓金羽能聽從自己的召喚呢?鷹和犬不一樣,經常在空中活動,離得遠,又受風聲影響,喊它的名字,聲音如果不夠大的話不容易被接收。
        對了,哨聲,尖銳而穿透力強。
        不過這玩意兒小時候倒是常玩,許久沒練習,也許都生疏了。
        想到這里,李悠然把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一圈,放進嘴里,頂住上顎,用力一吹。
        “噗。。。”,這是輪胎漏氣的聲音。他搖搖頭,嘴唇沒有密封好,再來。
        幾次練習之后,終于找回了原先的感覺。
        “瞿。。。”尖利的口哨聲響起,由于肺活量比小時候大得多,聲音透亮,傳送距離更遠。
        呵呵,還不錯嘛,這個指哨吹得相當夠檔次。李悠然對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
        接著,他走到露臺的一角,左手拿著牛肉干,配合著指哨呼喚金羽,刺激它的條件反射。
        金羽的高智商終于表現出來,它很快理解了哨聲代表主人對自己的召喚。
        于是,一人一鳥在寬闊的露臺做起了游戲,不斷變換方位,鷹叫聲和哨聲也配合起來,延綿不斷。
        “悠然哥,你在干嘛呢?”李悠然正玩得高興,不料穿了身紅色外套的孫曉瑩出現在露臺門口,睜大眼睛,正詫異地望著他們。
        “呵呵,這個,我正在訓練金羽哪。”李悠然停止吹哨,覺得這玩意兒當著小丫頭的面確實有點兒不雅。
        “悠然哥,你怎么吹口哨啊,這不是小混混才干的事情嗎?”孫曉瑩責怪道。
        “誰說的,口哨是門獨特的藝術,世界上還有口哨音樂節,口哨協會呢,知道不?”李悠然頗為窘迫,連忙辯解。
        “沒聽說過,就只見到街上染黃毛綠毛、雞窩頭的小混混吹來著。”孫曉瑩仍然不理解。
        “小混混吹怎么了,那小混混還吃飯呢,你是不是就不能吃呢?好了,別說這個了,我剛剛講了一堂思想品德教育課,金羽表示今后要做個好學生,是不是啊?金羽。”李悠然找個歪理,拍拍金羽的腦袋,順勢轉換話題。
        “嘰。”金羽非常配合,張口回應了一聲。
        孫曉瑩的注意力果然被轉移,她走到金羽的面前,撫摸它的羽毛和下巴,金羽見是熟人,也不躲避,反而瞇縫上眼睛,站立不動,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呵呵,這家伙,還真挺喜歡你的。我看干脆下回你來當老師得了。”李悠然笑道。
        中午時分,李悠然兄妹倆接著享用昨天的那鍋燉柴雞,正吃得高興。聽見樓外嘰嘰喳喳的鳥叫聲響成一片,高低錯落,粗細混雜,十分熱鬧。
        鳥鳴聲一直被認為是悅耳動聽,其中一些著名高音美聲歌手例如畫眉之類更是被人們用天籟之音來形容,當然,烏鴉之類粗鄙歌手就被劃歸另類了。
        但這也要分情況,一般來講獨唱、二重唱或者小合唱什么的還比較好聽,但絕對不能來個百鳥齊鳴大合唱,因為沒有指揮,亂糟糟的一大堆,實際上跟噪音也差不多。
        “得,又來了。”李悠然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兒了,假人及驅鳥器收回的事情被群鳥發現,卷土重來了。
        他站起身,推門走出了小樓,往池塘邊一望,果不其然,清靜了一段時間的庭院又熱鬧起來,樹梢、涼亭、假山、青石、玻璃房頂子,到處都有鳥兒在嬉戲,喜鵲、麻雀、鴿子、山雀、鵪鶉等等,品種繁多,池塘邊上更是擠成一團,眾鳥兒爭搶著喝水,甚至有的為此打起架來。
        老熟人,不對,老熟鳥喜鵲家族自然不會落空,估計是全族出動,約么得有十幾二十只,喳喳喳高叫著,仰脖展翅,搔首弄姿,十分的囂張快活。
        “哇,哇。”幾只黑色的老鴰也扯起破鑼嗓子摻和進來,這一通亂。
        再稍等一會兒,天空中“呱呱、嘎嘎”聲響起,李悠然抬頭一瞧,得,上回的兩只白鷺又飛來了,后面還跟著幾只大綠頭野鴨子。
        孫曉瑩也隨后跟了出來,看到這種情景,瞪大了眼睛。待回過神來,抄起房子邊上的大竹掃帚,就要過去轟。別的鳥兒還好說,那白鷺和野鴨子可是專門沖著池塘的魚來的。
        “不用了,咱們有幫手。”李悠然一把拉住了準備沖鋒陷陣的小丫頭,隨后把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圈成環狀,伸進嘴里用力一吹。
        “瞿。。。”尖銳的哨音響起。
        李悠然面帶微笑,信心滿滿地等待庭院衛兵出現,驅走鬧事兒的鳥群。
        誰知等了一分鐘,仍不見動靜。
        好你個扁毛畜生,剛夸它聰明智商高,就給我來個關鍵時刻掉鏈子。李悠然臉上笑容消失,一時間頗為懊惱,打算事后要好好懲戒這家伙一下,嗯,至少罰它喝三天自來水,至于空間溪水,哼,等悔過態度端正了再說。
        白鷺和野鴨子已經抵達池塘邊,仗著個頭大,野蠻地趕走了一些正低頭喝水的小家伙,強占有利地形,準備實施搶劫計劃。
        只見那對白鷺很快開始下水,長長的細腿發揮出了巨大的優勢,踩著池塘坡面的鵝卵石往中心走,姿態優美,靈巧而穩當,長頸彎下,黑色的尖嘴開始搜尋水中的目標。
        大綠頭野鴨子自然沒有白鷺優雅,它們嘎嘎叫著,扇動翅膀迫不及待地竄入水面,伸出扁嘴,翹起屁股連連往水里扎猛子,水花四濺。
        “悠然哥,不行啦,白鷺、鴨子要吃魚了。”孫曉瑩沉不住氣了,端起竹掃把又要往前沖。
        “等一下。”李悠然又吹響了指哨,心想不行的話就只能自己親自上陣了,看來教育事業任重而道遠啊。
        就在這時,天空傳來一聲清亮的鷹啼,緊接著一道寬大的黃影從上面俯沖下來,速度極快。
        池塘邊的大大小小鳥兒頓時如同炸了窩,嘰嘰喳喳亂叫著四處奔逃。呼啦啦,院子上空騰起一大片急速撲扇的翅膀,場面蔚為壯觀。
        還好,總算出來了,李悠然松了口氣,看來自己的辛苦終究沒有白費。
        金羽繞著池塘低空盤旋,巨大的翅膀投下陰影,猶如轟炸機一般。
        白鷺和綠頭野鴨立即停止了捕魚行動,叫喚著商議一下,集體緊急起飛,向院子南邊逃竄。
        金羽見到捕魚隊伍,頓時對小鳥兒失去了興趣,轉舵提速向白鷺追擊而去。這種細長腿的鳥好歹有點兒肉,比前面那些強多了。
        白鷺的飛行速度不慢,但金雕更快,只用了十來秒鐘就到達其中一只的后方上空,鋼刃一般的利爪探出,準備給目標致命一擊。
        糟糕,可不能傷害白鷺。李悠然見狀大急,運足氣力再次吹強指哨,這一聲超出了他以往的水平,聲音尖利而急切,迅速向遠方擴散,傳達到金羽的耳中。
        金羽的身形一頓,明顯減緩了速度。它遲疑幾秒鐘,似乎理解了口哨主人的心情,于是扇動翅膀,劃出一道圓弧,開始返航。
        那白鷺死里逃生,呱呱叫著不要命似的向鳴翠湖東邊的蘆葦蕩逃竄而去。
        呼,李悠然喘了一口大氣,金羽終究還是認同了自己,真不容易啊。
        [email protected]#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