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三百一十章 學習太極拳與豹球現狀
第三百一十章 學習太極拳與豹球現狀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第三百一十章 學習太極拳與豹球現狀
        李悠然退出空間,只見外面的天色漸漸暗淡下來,墻上的石英鐘顯示,已經到了用晚餐的時間。他隨即下樓,從冰箱中取出幾個凍包子,放入廚房的蒸鍋蒸上。
        在等待的過程中,他掏出手機瞧瞧,發現上面有兩個未接電話,都是孫曉瑩下午打來的。
        于是他撥打回去,接通后孫曉瑩問他的電話為什么打不通?家里的事情辦完了沒有,什么時候回去?
        李悠然編個理由說手機忘了充電了,并告訴小丫頭,物業公司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自己明天一早就回包子鋪,讓她晚上在那邊自己注意點兒。
        用過晚餐之后,李悠然感覺有些疲憊,畢竟今天經歷了不少事情,又在空間地里干了不少活兒,還頗有些勞心費力的。于是早早洗漱睡覺去了。
        第二天清晨,李悠然醒得很早,伸伸懶腰從床上起來,推開靠西邊的窗戶,清新的晨風迅速涌入,令他精神一振,困意全消。
        抬頭看看時間,時針指到六點鐘,平時可沒有這么早起過。這時,他突然來了興致,空氣這么好,不如去湖邊跑跑步,因為仗著有空間農活可以健身,自己可是很長時間都沒有專門鍛煉過了。
        想到這里,他簡單洗漱一下,穿上短袖t恤,換一雙運動鞋,出門向鳴翠湖小跑而去。
        湖面送來陣陣微風,清涼而濕潤,雖不及空間中的清新純凈,但在外界來說已經達到一流的養生水準了。
        李悠然沿著湖畔小路開始跑步,充沛的體力,輕快的腳步,動作協調而輕松,身體并未因疏于鍛煉而變得僵硬。來回兩趟下來,額頭上微微見汗,使他感覺渾身透著舒坦。
        這時,他看到湖邊的一棵大垂柳下,有一位身穿白衣的老頭正在晨練。只見他雙腿曲膝下蹲,雙臂慢慢向前平舉,高與肩平,與肩同寬,手心向下。這個姿勢應該是太極拳套路的起手式。
        李悠然一時頗感興趣,便跑近瞧瞧。
        這位老頭頭發花白,留一把山羊胡子,看上去歲數不小了,難得的是面色紅潤,精神矍鑠,氣度非凡。這在老年人中是很少見的。
        那白衣服的樣式他在電視上見過,就是所謂對襟盤扣的太極練功服,瞧著很專業的樣子。
        老頭兒并未受到他的影響,身體微向右轉,重心移至右腿上;同時右臂收在胸前平屈,手心向下,左手經體前向右下劃弧至右手下,手心向上,兩手心相對成抱球狀;左腳隨即收到右腳內側,腳尖點地。一套太極拳施展開來。
        李悠然開始并未以為意,因為公園里的老年人練習太極拳健身的很多,也很平常。
        但很快,他就感到了眼前的這位非同一般,只見老頭兒身姿矯健,動作和順、輕靈,剛柔內含,輕沉自然,如行云流水一般,連綿不絕。
        李悠然雖然是個外行,但看在眼中,覺得暢快無比。
        不多時,老頭兒一套動作練完,吐氣收手。
        “好!”李悠然不由喝了一聲彩。
        “哦,這位小友,你也懂太極拳嗎?”老頭兒這才看向他,微笑著問道。聲音洪亮有力,中氣十足。
        “呵呵,老爺子,其實我也不懂這個,就是瞧著舒坦。”李悠然回應道,他對面前這個老頭兒很有好感。
        “哎,難得啊,現在的年輕人喜歡這個的很少了,就算想練練的,也大多去學什么跆拳道、空手道。瞧不上咱們這套老古董了。”老頭兒感嘆道。
        “那是他們不懂,老爺子,瞧您這精神頭,練這個應該有年頭兒了吧?”李悠然問道。
        “呵呵,我練這個差不多有三十來年的時間了。怎么,小友要是感興趣,我教你兩手。”老頭兒突然擺出好為人師的架式。
        李悠然本就隨和,聞言也來了興致,于是走上前拱了一下手,請他指教。
        老頭兒告訴他,太極拳與中國古代道家道教有著深刻的淵源,是綜合歷代各家拳法,結合了古代的導引術和吐納術,吸取了古典哲學和傳統的中醫理論而形成的一種內外兼練、柔和、緩慢、輕靈的拳術。“太極”一詞源出《周易》,含有至高、至極、絕對、唯一的意思。是中華民族辯證的理論思維與武術、藝術、引導術的完美結合,也是一種高層次的人體文化。
        自己練的這個屬于楊氏太極拳流派,鍛煉步驟講究由松入柔,積柔成剛,剛柔相濟,手如運球,猶太極之渾圓一體。因之,它既適用于修身養氣,療病保健,益壽延年,又適用于體力較好者用來增強體質,提高技擊之術。
        老頭兒先教了李悠然幾個基本動作,起勢、左右野馬分鬃、白鶴亮翅、左右摟膝拗步、手揮琵琶、左右倒卷肱、左攬雀尾、右攬雀尾。
        不料眼前這個小伙子悟性甚高,居然很快就練得似模似樣,而且頗為流暢。他不由心中暗暗稱奇。
        就這樣,一老一少在湖邊練習了半個小時左右,老頭兒說要回家吃早點了。
        “今天就到這里吧,你回去自己練習,下次碰上再教新的。我姓曲,就住在那邊的七十八號院。”曲老爺子很喜歡這位好學的小伙子,于是自報家門。
        “我叫李悠然,曲老爺子,真趕巧了,咱們是街坊,隔一個號,我就在七十六號院。”李悠然驚訝地說道。現在這種高級別墅小區和城里的公寓樓也差不了多少,鄰里之間有交往的不多。沒想到今天碰上了。
        曲老爺子聞言不由爽朗地笑起來,他說和小李很有些投緣,過幾天要去他家里串門。
        李悠然自然表示非常歡迎,他覺得這老爺子和太極拳都很對自己的胃口。
        兩人告辭分手,李悠然回到自己的家中,今天早上收獲不小,他練了這幾式太極,感覺周身氣血通暢,非常舒服,心情也很愉悅,看來以后勤加鍛煉,肯定好處多多。
        吃過早點之后,他鎖好房門,駕車向城里駛去。至于家里的安全問題倒是不必擔憂,這才剛剛出了事情,估計物業的保安部門得折騰一段時間了。
        五十分鐘后,李悠然來到包子鋪后院,拉上手剎下車,就在路過兩院之間通道的時候,正好看見騎自行車的伙計帶著豹球回來。
        豹球老遠見到他,汪汪大叫,使勁兒往前躥,牽繩繃得筆直,差點兒把伙計從自行車上給扯下來。
        伙計見拽不住,只得松開牽繩。豹球快速沖到李悠然面前,也不管腳上臟不臟,身體直立,兩只前爪搭在他的左臂和胸口上,吐著舌頭哈哈喘氣,一副激動不已的模樣。
        “呵呵,你這個家伙,又長大了不少啊。”李悠然摸著它的大腦袋,又拽了拽他的兩只高聳的大耳朵,耳朵厚實堅挺,手感蠻不錯的。
        豹球生長發育得很快,厚厚的被毛烏黑油亮,頭版越發威武,儼然已經是個帥小伙了。
        正當一人一犬親熱之際,齊叔聽見豹球在院子里叫喚,也從樓里走出來瞧瞧。
        “然子,過來啦。”他招呼了一聲。
        “哎,齊叔,豹球這段長得不錯啊,辛苦你們了啊。”李悠然回應道。
        “呵,這個沒啥,也就擱著咱們的水好,料好,這家伙能吃著能喝的,每天還拉出去跑步鍛煉,壯實點兒也很平常。”齊叔謙虛地解釋道,同時寵愛地望著狗狗。
        “不錯,這背毛長的,跟上了油差不多。我瞧著都可以給鞋油廠做廣告了,嗯,豹球鞋油膏,皮鞋黑又亮。呵呵。”李悠然拍著豹球的背,順便編了兩句廣告詞。
        齊叔和伙計聞言都樂了起來,豹球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但見眾人都高興,自然也是情緒高漲,拿大腦袋直往他懷里拱。
        李悠然感受著豹球的力量,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情,以及物業公司武經理給他講的那兩條悲劇大狼狗的故事,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金雕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即便傷了人,最多對主人罰款,其本身是不會有什么大不了的。豹球就不一樣了,狗狗可沒個什么保護條例,不光如此,對于大型犬來說,連個身份證都辦不下來,屬于典型的“黑戶”, 萬一要是沒看管好咬傷個把的,那罪過可就大了。
        齊叔察言觀色,見他臉色不對,于是揮揮手,讓伙計去忙。
        “然子,出什么事兒嗎?”他關切地問道。
        李悠然嘆了口氣,把家里金雕襲擊人和狼狗的故事都講述出來,同時表達了自己對豹球的擔憂。
        齊叔聽了以后,先是說小偷活該,然后又對后面狼狗的命運連連搖頭嘆息,還頗有些想不通。
        接著,他又勸導李悠然不用擔心,豹球可比其他的狗聰明多了,現在見到陌生人的時候,一般不叫喚,只是很警惕地盯著瞧,觀察對方的舉動。如果對方沒有出格的動作,它是不會主動攻擊的。當然,生人要接近它更是不可能。
        李悠然聽后心情寬慰了許多,又讓豹球復習了幾個口令動作,豹球都忠實準確地一一完成。
        李悠然又和齊叔聊了些養狗的注意事項,又叮囑他剛才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隨即告辭,上樓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