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三百七十章 試嘗窖藏原漿酒
第三百七十章 試嘗窖藏原漿酒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回到鳴翠山莊家中,李悠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到三樓露臺,去看望金羽,誰知大木房子里面是空的。
        這家伙,天寒地凍的這么晚了還在外面玩兒,也不怕冷。
        再瞧瞧食碗,已經空空如也,水碗中倒是還剩了些水,并沒有結冰。看來空間溪水的冰點比普通水要低不少,這個情況以前倒是沒注意。
        木房子中加了一些干草和碎布,門洞處也掛了一塊布簾子,用于保暖和防風。野生的鷹類耐寒能力很強,有這些設施應該就足夠了。
        李悠然走到護欄邊,環顧四周,天色漸暗,鳴翠湖上白茫茫一片,河邊樹木都已經脫去綠裝,進入冬眠狀態。
        他將左手食指和大拇指一圈,伸入口中。尖利的哨音響起,傳出很遠。
        等了一會兒,還沒見金羽回來,李悠然搖搖頭,準備回屋了。
        就在這時,天空出現一聲清亮的鷹啼,隨后就是撲撲的扇動翅膀聲。
        嗵,棲杠一顫,一頭黃褐色的大鳥準確地降落在上面。
        “靠,你這家伙還知道回家啊,到那兒野去了?”李悠然責備道,然后返身走回去。
        嘰,嘰。金羽伸脖子沖李悠然連聲叫喚。
        這段時間以來,金羽又長大了些,體型更為雄壯,羽毛挺括,泛著潤澤的油光。一雙鷹眼顯得更加冷峻和明亮。
        待李悠然走近,金羽用腦袋直往他的胳膊上拱,一副親人久別重逢的架勢。
        “呵呵,還學會討好了啊,算了,不責怪你了。”李悠然伸手摸摸金羽的頭,又揭開它脖子上的柳葉羽毛瞧瞧,外羽覆蓋下,里面是厚厚的絨毛。手感溫熱,自帶棉襖,純天然材料,保暖效果一流。怪不得這家伙不懼寒冷呢。
        “好了。餓了吧,趕緊吃點兒東西填填肚子。”李悠然招呼道,同時從空間中掏出兩大把鷹糧,放入食碗中。又將水碗補足。
        金羽歡快地鳴叫兩聲,一雙有力的爪子緊緊扣住棲杠,脖子伸出,在食碗中啄食起來。
        李悠然陪著它說了一會兒話。直到孫曉瑩上來叫他下樓去吃晚餐,這才回到房內。
        夜晚,李悠然再次進入空間,今天他要打開酒窖,看看窖藏的效果究竟如何。不能再等下去了,時間上耽誤不起。劉大廚那兒至今都沒有繼續制作米酒,就是想等這里的結果出來。
        李悠然拿著鐵鍬,在昂昂的陪伴下一路來到四號地山坡第一個酒窖前。扒去表面的覆蓋土,將木板搬開,露出洞口。
        酒窖不深。很容易就可以看清里面,只見那兩個瓷瓶靜靜地待在原位,似乎沒發生什么明顯的變化。
        李悠然將手探進去,分別掂了掂份量,然后挑出那只半瓶的,拿出洞外。
        昂昂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動作,似乎意識到了什么。
        李悠然將瓷瓶拿在手中,心中充滿期待和忐忑。不過轉念一想,老天已經是非常厚待自己了,即便窖藏酒失敗。也很平常,所有好處也不會讓自己給全占了吧。
        想到這里,他的心態平和了許多。
        解開細繩,揭下緊纏的塑料袋,最后一閉眼睛,手指稍稍用力。將瓶塞向外一拔。
        只聽“波”的一聲,瓶塞應聲而起。
        一秒鐘,僅僅一秒鐘,一股濃郁的酒香撲鼻而來。
        這香氣似具有實質一般,從鼻端徑直滲透進來,一浪接著一浪,沖擊著他的全部嗅覺神經,直至肺腑。
        好濃烈的香氣,就像,嗯,就像有了生命一樣,充滿活力與動感。
        呼,李悠然吐出一口長氣,鼻腔、口腔已經被這酒香占滿,縈繞不絕。
        “昂,昂。”昂昂在一旁頓時興奮起來,四蹄在地上亂刨,仰頭大叫。
        李悠然沒有理它,注意力仍在手中的瓷瓶上。
        氣味是相當不錯了,滋味和口感呢?
        他不再猶豫,將瓶口對準自己的嘴,緩緩傾斜。
        一道液體垂直落下,舌尖上先是冰涼,瞬間既轉為火熱,香甜醇厚的汁液在味蕾上迅速擴散,傳導至整個口腔。
        咂吧一下嘴,口感綿軟悠長,濃而不烈,味道純正厚重,無一絲一毫的雜味。終于可以確定了,上好地道的美酒無疑。
        至于年頭,李悠然雖然不是品酒專家,但憑直覺認定這酒必屬年頭兒不短的陳年老窖。
        四號地啊,四號地,真是一塊十足的寶地。
        李悠然心中默念,感謝上蒼的慷慨饋贈。
        這時,他感覺有個硬東西在頂自己的小腿,睜眼低頭一瞧,原來是昂昂這家伙,又在玩犄角了。
        “靠,你個卷毛獅子狗,又發什么神經了?”李悠然斥責了一句,隨即用手拿住它的犄角,還真夠結實的。跟它說過多少次,就是改不過來。
        昂昂并不生氣,只是吐著舌頭仰頭望著對方手中的酒瓶,一雙銅鈴大眼中充滿了火熱的渴望。
        “好你個酒鬼貔貅,原來是饞這個啊。”李悠然立刻明白了,有了上回的經驗,酒香把這家伙刺激得不輕。
        昂昂的大龍頭使勁上下左右地晃動,尾巴也一甩一甩,強烈地表達自己的心愿。
        李悠然見狀十分無奈,昂昂平時的表現還是很不錯的,自己曾經正式授予它“空間勞動模范”的光榮稱號,對待功臣,總要寬厚一些為好。唉,但愿它以后不會成為真正的酒鬼吧。
        “張嘴,接好嘍。”他命令昂昂。
        昂昂聽話地仰頭張開大嘴,就像在模仿公園里的蛤蟆型果皮箱。
        李悠然右手一傾,一道晶亮的水線落入昂昂的口中,昂昂的舌頭中間凹,兩邊高,居然一滴也沒有浪費,顯示出了一位專業酒鬼的優良素質。
        大約倒出二兩酒,李悠然即時收手。昂昂的舌頭靈活地向內一卷,美酒全部下肚,它喘了一大口氣,隨后高聲長嘯,以發泄此時此刻愉悅的心情,并在荒地里撒起了歡,濺起陣陣塵土。
        李悠然搖搖頭,不再理會它,轉身走去洞口處,將里面的另一瓶酒也取出來,然后繼續用門板封住洞口,保持里面的微生物環境。
        至于另一個酒窖中,藏著劉大廚制作的米酒,由于時日尚短,暫時不動為好。今天證實了四號地卓越的窖藏能力,就已經是最大的收獲了。
        李悠然拿著兩個瓷瓶,走出四號地,到達入口處退出空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