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三百七十一章 堆雪人、與曲老下棋
第三百七十一章 堆雪人、與曲老下棋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早晨,李悠然還在酣睡,突然敲門聲響起,砰砰砰,打斷了他的夢鄉。
        “誰啊?”李悠然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懶洋洋地問道。
        “悠然哥,外面下了好大的雪,快起來吧。”門外傳來孫曉瑩急切的聲音。
        “哦,知道了。”李悠然不情愿地打個哈欠,伸伸懶腰,從被窩里爬出來。
        走到窗前往外一瞧,果不其然,昨夜竟然無聲無息地下了場大雪,院子里白茫茫的一片,大樹、竹林、灌木、石子路、池塘都被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棉被,好一個晶瑩的冰雪世界。
        看著看著,他不覺童心大起,連忙進衛生間匆匆洗漱完畢,穿衣走出房門。
        孫曉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拉著他上到三樓露臺,說要在這里堆個大雪人。
        竹掃帚、簸箕、鐵鍬已經準備好,于是兄妹二人一起動手,收集露臺上的積雪,半個小時后,一個高達一米二左右的雪人初具規模,圓腦袋、大大的肚皮,白白胖胖的非常可愛。
        “呵呵,跟羅胖子差不多,好看。”李悠然拍了拍褲腿上粘著的雪花,笑著說道。
        “才不是呢,雪人比臭胖子漂亮多了。”孫曉瑩并不認同他的看法。
        她那戴著棉手套的雙手繼續在雪人身上拍打按壓,以使雪人形體更加圓滑光澤。
        “光是這個么上下倆圓球也太粗糙了,得細加工一下,弄個鼻子眼睛什么的。”李悠然評價道。
        “我已經準備了啊,一會兒就給雪人裝上。”孫曉瑩一邊回答,一邊退后觀察,看看還有什么缺陷。
        唧唧,唧唧,隨著一陣鳥叫聲,嘹嘹從東面屋頂飛過來。直接停在雪人的腦袋上,還好奇地來回踱步,留下一串爪子印。
        “臭嘹嘹,快起開。我剛剛弄好的。”孫曉瑩見狀連忙將搗蛋的嘹嘹轟起來,重新修整雪人的腦袋。
        “這個破鳥,瞧瞧那邊誰來了。”李悠然說著,用手指向大木房子那兒。
        不知什么時候,金羽從窩里竄出來,落在棲杠上,活動活動翅膀。一雙鷹眼正往雪人方向望過來。
        唧唧。嘹嘹嚇了一跳,趕緊跳到孫曉瑩的肩頭,脖子一縮,不吭氣了。
        “呵呵,還就吃這套,趕明兒讓你和金羽住一個窩里,和它做個伴兒。”李悠然威脅道。
        嘹嘹對他的話并不理睬,和金羽見了好幾次面。也并不像最初那么恐懼,只要和小丫頭待在一起,還是蠻有安全感的。
        孫曉瑩修整完雪人的頭。然后回到屋里,找出了一條舊圍巾、一頂草帽和一根胡蘿卜,繼續打扮雪人。
        “還缺一雙眼睛,可是咱們沒有小煤球啊。”孫曉瑩將胡蘿卜插到雪人腦袋正面,充作一個滑稽的翹鼻頭就出現了。
        “嗯,眼睛好辦,我有高級貨呢。”李悠然想了一下,回一樓客廳酒柜中找到那副云子圍棋,揀了兩枚黑子出來。
        雪人終于完工了,頭戴草帽。脖子上圍著紫色圍巾,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再加上胡蘿卜的鼻子,一副憨態可掬的模樣。
        “好可愛啊。”孫曉瑩滿意地觀賞著自己的杰作,高興得直拍巴掌。
        李悠然望著雪人的那雙黑棋子眼睛,忽然想起了曲老爺子。這大雪天的,不如與他手談兩局圍棋,又風雅又有趣。對了,順便讓他品品新鮮出爐的窖藏酒,曲老是專家,酒的品質究竟怎么樣,還得他說了才算數。
        想到這里,李悠然掏出手機,給曲老爺子撥了個電話,說自己院子內的玻璃暖房剛剛投入使用,邀請他過來品酒賞雪,另外還想向他請教請教黑白之道。
        曲老爺子此時正在家中,聞言爽快地答應下來,說午休后就上門做客。
        李悠然說雪天路滑,到時候過去接他。
        “接什么接,當我老得走不動道兒了嗎?你小子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吧。”曲老爺子不滿地教訓道。
        “對對,哎,我差點兒給忘了,老爺子您武藝高強,身手比我們年輕人還要利索。”李悠然趕緊認錯。
        下午三點多鐘,李悠然和曲老爺子一老一少,在玻璃暖房靠窗的棋桌前相對而坐。
        室內暖意融融,與外面的冰天雪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暖房的室內花園建設早已經完工,橙子樹、櫻桃樹、粗壯的早園竹,分散在各處,疏密結合,錯落有致,在水池中安家的各種食用魚類,活潑地游來游去,不時濺起一片水花。
        池邊安放了幾塊太湖石,石頭附近簇生著幾叢雛菊、母菊和月季,競相開放。點綴出濃濃的春意。
        那棵從古河嶺村弄來的獅子頭麻核桃樹,當時經過三天三夜的空間鐘乳水輸液,已然煥發出旺盛的生機,枝條向四周延伸,卵圓形的葉片肥厚濃綠,表面泛著油光,共同形成了茂密的大樹冠,成為玻璃暖房中的一道景致。
        雖然此時還沒有結果子,但照著這種長勢來看,估計也不會等待太長的時間。
        “小李啊,沒想到你年紀輕輕,還挺會享受生活的。”身穿一件唐裝薄棉服的曲老爺子環顧四周,不由出口贊道。
        “呵呵,老爺子謬贊了,我這人胸無大志,就是喜歡擺弄這些個花花草草的。”李悠然謙遜地說。
        曲老爺子手撫山羊胡子笑了笑,隨著“啪”的一聲落子脆響,倆人開始對弈。
        這次對局依舊是讓三子,李悠然思襯著這局棋應該下得激進一些,想借此檢驗一下這段時間以來,棋力進步究竟如何。
        盤面上,黑棋占據三個星位角,白棋先行占據一個小目角。黑棋的第一手,一反常態沒有守家,反而直接小飛掛白角。
        “哦,今天你要走進攻路線啊。”曲老爺子微感驚異,雙指一探,第二枚白子反夾進攻的黑子。
        李悠然默不作聲,黑棋單關跳,雙方在白角激烈戰斗起來。
        由于戰斗發生在白棋勢力范圍,白棋自然寸步不讓,用猛烈的手段進行攻擊,殺招頻出。
        沒想到曲老爺子也有這么火爆的手段,一改他往日綿里藏針的棋風。李悠然心中暗暗稱奇。(未完待續。。)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