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悠然農莊》-> 第三百八十二章 過大年(上)
第三百八十二章 過大年(上) 作者:風漂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1-17
  •     進入二月初,天氣更加寒冷,但節日的氣氛已經迎面而來,大街小巷,人潮涌動,各個商鋪都精心打扮,廣告條幅、大紅燈籠、彩旗飄飄,使出渾身解數,爭取在這每年最大的年貨市場中分一瓢羹。
        置辦年貨是每戶人家過年前必不可少的事情,李悠然也不例外,這兩天他帶著孫曉瑩,去百貨大樓、超市等場所購物,其中以家居用品、裝飾用品和衣物為主,還有一堆花炮,至于食品這一塊兒則買得較少,因為大部分已經可以實現自給自足,最多補充一些油鹽醬醋米面之類。
        當然,年前的人情來往也是不可或缺的,他讓后勤部安排,給方老爺子、林秘書、凌宛如老爹分別送去了一筒翠鋒茶葉和二十升的空間溪水,還有幾條鱖魚、花鱸、螃蟹之類自養水產。
        翠鋒茶樹經過這么長時間以來的培育和扦插,生長越發繁茂,每棵的鮮葉產量比當初增長了一倍有余。這才有了更多的活動余地。至于大紅袍,后來扦插的健枝雖也同樣獨立成樹,但產量的提升并沒有翠鋒那么明顯,而且還要準備存貨做為新茶樓的臺柱子,所以尚不能輕易拿出。
        接近年關,前來包子鋪購買魚的客戶也大為增加,齊叔經于李悠然商議之后,特允許每戶人家采購平時兩倍的數量,后勤部的小夏為此又專門跑了一趟鳴翠山莊,在二叔的幫助下,從玻璃暖房的魚池中捉了一批水產予以補充。
        至于其他與包子鋪相關的系統部門,則由齊嬸統一負責,挨個打點一番,盡盡禮數而已。
        水族店孟惠娟的家在距離天海城一百多公里外的荷騰縣城,今年也打算回家過春節。
        羅胖子為此多批了她幾天假,讓她初十再回來上班,多與家人聚聚。
        臘月二十八這天上午。李方成開著長安之星面包車將孟惠娟送到了長途汽車站,臨走,又從包里面取出一瓶桃花養顏蜜,這是然子哥頭兩天交給他的。做為新春特別禮物送給娟娟。
        孟惠娟面帶紅霞,猶豫了一陣子才勉強收下,隨后登上長途汽車,與李方成揮手告別。
        另外,齊嬸通報李悠然,說上次申報的包子鋪改擴建方案已經批下來了,很順利。圖紙基本不用改動,已經交給建筑設計所進行施工詳圖的繪制,待過年后天氣暖和一些即可安排施工隊動工。
        這個審批速度已經是相當之快,李悠然自然明白這是羅胖子老爹在里面起的作用,為表謝意,又讓后勤部的伙計專門給羅胖子家里送去兩條黑魚、三只柴雞和一簍子柴雞蛋。
        時間終于來到了大年三十這一天,午后,李悠然與齊嬸兩口子一起在店里走了一圈。給尚在堅守崗位的員工們拜個早年。
        隨后來到院子里,見到了正在空場上玩耍的豹球。時值嚴冬,豹球也就是白天在外面活動活動。夜里已經被轉移到齊叔的宿舍旁邊,畢竟狼狗在人類社會的生活時間太長,御寒能力可遠不能跟野狼相比。
        “豹球,過年不能和你在一塊兒了。要乖乖的,聽齊叔的話啊。”李悠然撫摸著撲上來的豹球的大腦袋,略帶歉意地說道。豹球還要肩負看護包子鋪的責任,不能將它帶至鳴翠山莊。
        豹球汪汪叫著,直立起身體,將腦袋往他的懷里拱,一副撒嬌的模樣。
        “齊叔。這幾天給豹球多弄幾份好吃的吧,換換花樣。還有,過年放炮仗的多,千萬注意火情。辛苦你們了。”李悠然轉頭對旁邊齊叔交代。
        齊叔一家三口都要在包子鋪過年,兼帶值班了。
        “然子,有我在。你就放心吧。”齊叔點頭承諾道。
        李悠然與豹球道別,然后叫上李方成、虎子、孫曉瑩以及嘹嘹,分別駕駛著奧迪q5和長安之星一起前往鳴翠山莊。
        二叔二嬸都是閑不住的人,住在鳴翠山莊這段時間,將屋里屋外收拾得井井有條,窗明幾凈,室內地面也用墩布拖得一塵不染,光鑒照人。甚至還將物業公司定期派來打掃衛生的保潔工給退了回去。
        李悠然很過意不去,曾經勸說過兩次。但叔嬸倒是覺得理所當然,還告訴他人要是老不活動,身子骨會閑出病來的。
        兩輛汽車一前一后開進七十六號院,李悠然打開車門走下來,抬頭一望,三天沒回來,院子小樓都變了個樣,玻璃上粘著窗花,戶門貼著對聯和年畫,門斗兩側掛起了大紅燈籠,院子里的柳樹、蘋果樹和葡萄架也牽上了彩燈,瞧著非常喜慶。這些都是他前些日子買回的裝飾物,看樣子都被叔嬸給分門別類安置就位了。
        “爹,娘,俺們回來了!”李方成大聲喊叫著,推門而入。
        “換鞋,換鞋,屋里剛剛拖過,外面全是土啊泥的。”二嬸趕緊招呼道。
        李方成和虎子呵呵笑著,依言換上了拖鞋,并脫下外衣掛在衣架上。
        廚房里飄來陣陣香氣,李悠然聞了一下,應該是柴雞燉香菇的氣味兒,還真是挺誘人的。
        “二嬸,燉雞使的是水瓶里的特制水吧?可別用自來水。”他隨口問上一聲。
        “你走的時候都交代好幾回了,我還能記不住。別說,這水真是好,煮飯都香。”二嬸夸贊了一句。
        “好了,都去洗洗手,到廚房幫忙去,大伙兒一塊兒弄年夜飯。”李悠然向弟弟妹妹們發出勞動號召。
        “要等你們啊,黃瓜菜都涼了。我和你二叔昨天就開始準備,早就弄得差不多了,你們小伙子毛手毛腳的,就會添亂,讓曉瑩過來給我搭把手就行了。”二嬸說完,帶著孫曉瑩走進廚房。
        “二嬸,二叔在哪兒呢?”李悠然環顧四周,沒見到二叔,連忙問道。
        “在屋頂呢,喂你那頭大鷹,這老頭子,現在跟只鳥兒親熱得像爺兒倆似的,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廚房里傳來二嬸絮絮叨叨的聲音。
        “是金羽啊,嗬,好久沒見著了,走,瞧瞧去。”李方成二人一聽這個,興趣大增,摘下剛剛掛起的外衣向樓梯走去。
        李悠然也想瞧個究竟,于是跟在后面一起上樓。
        剛剛上到三層,就聽見一陣咿咿呀呀的小曲傳來,接著就是拉鋸條的聲音,李悠然笑了笑,這是龍山縣地區的地方小調,已經有好些年沒有聽到了,看來二叔的心情挺不錯的。
        虎子推開露臺大門,三人定睛一瞧,只見身穿舊棉襖的二叔一只腳踩在方凳子上,單手拉鋸,一根手腕粗的圓木杠子正在鋸條的來回運動下簌簌掉落著鋸末。
        在他的身邊,金羽正蹲在棲杠上,側過頭聚精會神地聽二叔唱歌,貌似很享受的樣子。
        “爹,你在干啥呢?”李方成走過去問道。
        “喲,你們回來了。我合計著給金羽再加兩根杠子,讓它能活動的地方多點兒。”二叔停止哼小曲,抬頭回應了一句。
        嘰,嘰,金羽見到李悠然,呼扇兩下翅膀,打個招呼。
        李悠然走過去,拍拍金羽的脖子,金羽用彎勾嘴的外側和臉蛋在他的手上來回蹭,以表示親熱。
        李方成和虎子看得很眼熱,湊近伸手也想摸上一把。
        “你們倆的手干不干凈啊?我晌午剛給金羽擦過毛的。”二叔皺起眉頭問道。
        “爹,瞧你這話問的,好像我倆還在玩泥巴似的。”李方成不滿地說。
        “那誰知道啊,你們倆打小玩泥巴還少了?把被窩里糊得到處都是,你娘為這個可沒少受累。”二叔不以為然地說著,繼續低頭拉手鋸。
        “爹,那都是啥時候的事兒了,你老提這個干啥啊?”李方成頗為窘迫。
        “好了,好了,我證明,方成、虎子現在可愛干凈了。”李悠然連忙打圓場。
        李方成和虎子這才上下其手,從頭到腳摸金羽的背羽,手感真是不錯,挺括油亮、順滑無比。又摸金羽的爪子,口中嘖嘖贊嘆,這玩藝兒可是擊斃過狍子的,和鋼刀也不相上下。
        金羽這會兒還算老實,沒有表現出什么不滿。
        逗弄了金羽一陣,虎子湊到二叔跟前,討好地說道:
        “二叔,俺也會點兒木匠活兒,讓俺幫你吧。”
        “你?”二叔斜睨了虎子一眼,遲疑片刻,然后將一副木支架扔給他,讓他打孔上螺栓。
        虎子高興地應了聲,挽起袖口,按照二叔的指示干起活兒來。
        李悠然兄弟倆對視一眼,發出會心地微笑。
        “對了,然子哥,買花炮了沒?”李方成突然想起了關鍵問題,這大過年的,要是缺了花炮,可無趣得很。
        “還說這個呢,庫房里堆得跟小山一樣,都那么大的個頭兒,這得花多少錢啊。過個年買上幾掛炮仗意思一下就得了唄,真夠浪費的。”二叔一邊拉手鋸一邊數落道,他知道那些大個頭升空禮花的價格可不便宜,以前只是在鄉里搞慶典時見有人放過,李家溝整個村從來沒人舍得整這燒包的玩意兒。
        “呵呵,二叔,哪兒有那么夸張。難得湊一塊兒過個年,大伙兒都高興高興,圖個喜慶唄。”李悠然笑著解釋道。(未完待續)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