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顧總別兇,萌妻認慫》-> 第一百七十九章多一個心悅他的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多一個心悅他的人 作者:洛七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1-07
  •     自然也不想

        花慕西的臉色一變,遲茵意有所指的事,她自然是知道。

        無非就是秦歌接受采訪后,沈韓星也跟著發了一條微博,而這微博內容是在這一屆金鷹獎中,阮輕被提名最佳女配,并且還成功的獲得了最佳女配獎。

        她原以為沈韓星是不會拿這件事去宣傳,卻不知道他居然是想放在所有事情都解決后,讓網友看到阮輕的成長。

        至于她花慕西帶出來的人,別說是獎了,就是提名都沒有!

        這兩相比較之下,誰勝誰輸已經顯而易見。

        最重要的是沈韓星此舉,也有向她示威的念頭,盡管她用了手段將他最得意的藝人逼死,又讓他從金牌經紀人變成新人,但他該有的實力還是在。

        “花姐?”遲茵見她沉默,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回過神的花慕西臉色一冷,目光不善的看著她:“這件事我知道了,你也說了不能等到她生了孩子后重回娛樂圈,在這期間你要做什么,你心里有數吧?”

        “知道,我會好好提升演技,其他的事不會去管。”遲茵悶悶的回答著。

        她對花慕西的答非所問感到非常的不滿,她要的是不讓阮輕剩下這孩子,可偏偏花慕西讓她好好的提升演技。

        花慕西睨了眼沉默的金瑾汐,點頭應道:“嗯,你知道就好,其他的事我會去處理。”

        她最后一句話讓遲茵稍微好受一點,她說她會去處理,那就是一定會去做。

        “那沒什么事,我先走了。”金瑾汐站起來道。

        花慕西點頭,低聲囑咐道:“金小姐,這后面的事還需要你,若是沒什么事就不要和我們聯系,當然,你也妄想覺得搭上了顧遠凜這條線,就可以出賣我們,顧遠凜是什么樣的人,或許你還不了解。”

        “花姐說笑了,我對顧先生不過是欣賞之意,放眼整個青城,怕是沒有那個女生不喜歡他,至于我們的事,我會守口如瓶。”金瑾汐微笑道。

        即使她不守口如瓶,她還有把柄在宋然手里,她又何必為了一個男人毀掉自己?

        花慕西挑眉:“嗯,金小姐慢走。”

        一旁的遲茵聽著她們的對話,眼底閃過一抹疑惑,直到金瑾汐離開后,她才沖著花慕西說:“花姐,這金瑾汐不會是喜歡我凜哥哥吧?”

        “不然你以為我剛才那番話的意思是什么?”花慕西瞪了她一眼。

        遲茵擰眉,恍惚間她好像明白了宋然的做法,可又好像不太清楚。

        “花姐,她宋然將金瑾汐送到阮輕身邊,讓她以秦歌妹妹的身份住進顧家,后面的計劃是不是讓金瑾汐去勾引凜哥哥?”遲茵不悅的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花慕西將高腳杯的紅酒一飲而盡,拿起包包準備離開:“遲茵,你的反應……還真是夠慢的。”

        從她知道宋然的這個計劃開始,她就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去攪和顧遠凜和秦歌的婚姻,讓金瑾汐做什么?

        純粹讓他們多養一個人?

        顧家家大業大,別說多養一個人,就是多養十個人都不是問題。

        遲茵目送著花慕西離開,她的雙手攥緊,她的反應慢?

        是了,除了這一招狠辣外,還有哪一種能讓阮輕和顧遠凜難受的同時,還能讓她有時間去攪和顧氏的渾水?

        雙手攥緊的遲茵腦袋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能做點什么。

        ……

        兩天后,半山別墅。

        在記者將采訪秦歌的視屏剪輯好發到網上去后,沈韓星公布阮輕被金鷹獎上提名,并且還成了這一屆的最佳女配時,這個頭條讓秦歌的粉絲非常的開心,甚至有不少路轉粉。

        刷著微博的秦歌慵懶的躺在貴妃椅上,曬著陽光的她覺得非常的暖和。

        “你看,有獎項和沒獎項就是不同,這有獎項的藝人啊,一夜之間的粉絲就有數十萬的漲幅。”藍沁端著咖啡嘖嘖的笑著。

        秦歌瞇著眼睛看了她一眼:“那你說,這萬一往后的日子了,最佳女配都是我怎么辦?”

        正在喝咖啡的藍沁差點兒沒噴出來,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怎么可能?!就算你想,這種事都不會發生的,你別忘了,前陣子你和席牧歌簽的合約,你偶像的作品里,你敢不好好演?退一萬步說,你的演技毫無進展,幾年后的奧斯卡影后的位置也會是你的。”

        越是說道最后,藍沁越是放松,那篤定的模樣很是自信。

        秦歌被她的話逗笑,懶散道:“何以見得?”

        “因為你有我和我哥啊!我將好的資源都給你留著了,還有你老公那邊,我們兩家經紀公司強強聯合,打造出來的一定是下一屆國際影后!至于你的演技嘛,你要是想成為徒有虛名的影后也無妨,反正顧家有的是錢!”藍沁眉眼帶著笑意。

        秦歌認真的聽著她的話,許久后才哈哈一笑:“所以你的意思是就算我不思進取,你們也準備花錢將我打造成影后?”

        “你不想?”藍沁挑眉。

        秦歌摸了摸隆起的肚子,笑道:“當然不想,我入圈的時候就是個小白,現在好不容易才小有名氣,要是就此荒廢下去,那不是白努力了么?影后什么的我不敢去想,但成為北歌一姐,還是有可能的。”

        她的話讓藍沁哈哈一笑:“有道理,那我就指望著顧夫人給我掙錢了!”

        “沒問題。”秦歌笑著點頭。

        秦歌的話惹得藍沁一笑,末了,她看了眼四周,好奇道:“欸,我怎么沒看見你那小助理啊?聽說她最近和慕少走的很近,可是真的?”

        秦歌擰眉,好奇的看了她一眼:“這消息你是從哪里來的?”

        關于小葡和慕遠的事,這么快就傳出去了?

        “有人看到了唄,紙是包不住火的,慕家二老同意么?我覺得你這小助理也不錯,要是能和慕少修得正果,倒也不錯。”藍沁聳聳肩。

        秦歌一愣,隨即一想倒也覺得可能,自從慕遠那天做了保證后,幾乎隔三差五就會帶小葡出去約會,美名其曰是讓小葡增長見識,實際上是培養感情。

        也就小葡性子單純,每一次都能被慕遠所說的理由吸引,饒是如此,也是在爭取了秦歌同意后才去的。

        秦歌淡淡的笑了笑:“也不好說,若是可以,我希望小葡幸福,這孩子命苦,我不希望她變成之前的我。”

        “不好說,什么時候我和沈韓星要是修的正果,我做夢都能笑醒呢!”藍沁略帶失落道。

        說起她和沈韓星,秦歌才覺得奇怪,藍沁回國時間也不短,怎么就一點兒也沒有攻破沈韓星?

        她瞧著沈韓星也不是三心二意、為了錢的那種人,她蹙眉道:“藍沁,你和韓星哥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會這么長時間還一直沒動靜?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讓韓星哥過不去的事?”

        “我?秦歌,你覺得我是那種人么我?在說認識他那會兒我還在生病呢!”藍沁指了指自己,郁悶道。

        她的話讓秦歌更加不解,沈韓星她也算是了解不少,他陽光、溫柔、體貼、成熟,長得還帥氣,在她看來應該是個理想中的好男人。

        “可能是和林菀曦有關吧,不過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花慕西,才讓他對我避而遠之,但后來我調查到的資料上顯示。”藍沁一臉落寞道。

        至于和林菀曦有什么關系,她就不知道了。

        秦歌一愣,林菀曦?她之前要是沒記錯的話,好像是聽沈韓星說過,似乎林菀曦的死是和花慕西有關。

        想著事情的秦歌嘆了口氣:“你說這都是什么事?咱們光鮮亮麗,過的日子連普通人都不如,談個戀愛還牽扯出各種陰謀。”

        “可不是,你的日子堪比電視劇還精彩!”藍沁贊同的點頭。

        這時,一名女傭從客廳里走了過來:“夫人,凜少讓您現在過去一趟,說是找的保姆來了,讓您挑一個合心意的留下來照顧您。”

        “我知道了。”秦歌點頭。

        她緩慢的坐起來,藍沁立馬走上前扶著她:“那我陪你一起去看看,這保姆要是貼身照顧,一定要小心。”

        秦歌點點頭,和藍沁緩慢的往客廳走去,臨進去之前,她小聲的沖著藍沁說:“關于金瑾汐的事我還沒和他說,不過我覺得他的人應該告訴他了,但你不要主動和他提起,知道不?”

        “好。”藍沁應道。

        對于她們夫妻之間的事,她從來都不會過問,只要他們夫妻關系美滿對她來說就是好事。

        兩人來到客廳后,一眼就看到了四個中年女士站在顧遠凜的面前,而顧遠凜則低著頭看筆記本。

        “怎么找了這么多個?不是說你選一個就可以了么?”秦歌好奇的沖著他說。

        顧遠凜忙抬頭,將筆記本放在一旁,站起來走到她身邊,代替藍沁的位置扶著她:“嗯,我想這人是跟在你身邊的,自然要和你眼緣。”

        聽著他的話,秦歌看了過去,四個中年女士站成一旁,其中一位讓她覺得好眼熟。

        可到底哪里眼熟,她又說不上來。

        “怎么了?”顧遠凜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好奇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