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宮廷爭斗-> 《農門王妃太彪悍》-> 123 果然是個怪物
123 果然是個怪物 作者:賣包子的包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1-08
  •     林婉如要的東西,就不許別人從她手上搶走,也不管林安答不答應,直接這么把她給安排了。

        “怎么樣林婉彤,別說我欺負你,趕緊找人和你組隊,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告訴別人你害怕了,不但長相上輸給了林安,連打馬球都不敢和她打,連一個三房的人都比不過。”

        林安真是滿臉的黑線,這林婉如和林婉彤的仇恨怎么老把她給扯了進去。

        一個簪子而已,倒也爭得熱乎。

        林飛宇在一旁暗暗地戳了戳她,壓低了聲音,“四姐姐,你打嗎?這可不是件好事,不管你打不打都得罪人。”

        “我還有選擇嘛。”林安聳了聳肩,“你五姐姐已經直接把我駕到了臺面上,壓根就不給我機會。”

        “那你怎么辦?”

        “林婉彤打我就打。”林安決定得很快,“反正這次來馬球會已經收了沈千露的禮物,在他們

        “好吧,希望三姐姐不要答應……”

        只可惜,希望也就是希望,林婉如那邊步步緊逼,林婉彤本來就是個要面子的人,舍不得流蘇簪,可這拒絕的話又好像自己承認不如林安,“你要求得這么急,我從哪里給你找人去。”

        “林三姑娘,不如我幫你打?”

        林婉彤還在為難,一旁一個聲音兀地響了起來,說話的男子很快走到了跟前。林安看著面生,不過瞧著打扮定然也是個什么公子哥。

        “許公子……”

        “許松林,你真要幫她?”林婉如皺起了眉頭,林安不認識許松林,林婉如卻是知道的。這家伙是城里布坊的公子,縣城的布坊幾乎都被他家給包攬了。他騎馬回回拿第一,打馬球也很厲害,只不過平常很少上場,沒想到居然為了林婉彤站出來。

        “五姑娘剛還不是說,讓三姑娘找一個同伴嗎,如今我出來,五姑娘還怕了不成?”

        “誰說我怕了?我只是沒想到許公子眼光這么不好,好歹是堂堂的公子哥,居然會幫一個庶出的人。”

        “林四姑娘也是庶出,五姑娘不是一樣找她組隊嗎?何況你們都是林家的姑娘,這姐妹之間總把嫡庶二字掛在嘴邊是不是有些生分了。”許松林說著,又嘲笑了一旁的林婉彤,“三姑娘不必擔心,在下一定盡力為難贏下這一場。”

        “多謝許公子了。”

        許松林站出來幫她,林婉彤再不答應也說不過去,只得應了一聲。

        她知道這個許松林對她有幾分意思,每一次參加宴席的時候,都找著機會和她說話,也表明過自己的心意。

        不過他家雖然有錢,祖上卻沒有一個當官的,權貴權貴,權這個字永遠排在貴前頭,林婉彤高傲的性子可看不上許松林,但這種事情,能有個幫忙的自然比沒有的好。

        “打也可以,不過五妹妹,按著這馬球會的規矩,你想要我的東西,也總得自己拿個籌碼出來。”

        “這我當然知道,隨便你挑。”

        “東西就免了,你身上也沒有我喜歡的,只要你輸了當著大伙的面說一聲你不如我,就夠了。”

        “你!”林婉如那么記恨林婉彤,這話可是戳到她點子上了。

        “怎么,現在輪到你不敢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打就打!”比賽的主意是她自己提出來的,反悔更下不來臺,林婉如索性一咬牙,哼了一聲,“果然是狐貍精,跟她小娘一樣,走到哪兒都不忘勾引男人。”

        她罵罵咧咧了一句,朝著林安壓低著聲音,“我可告訴你,我馬球是一點不會,全靠你了。我話都撂出去了,這場比賽你要是給我輸了,我一定要你好看!”

        “盡力。”

        林安眉頭一挑,暗自嘆了一口氣。果然做人真難呀,做一個身懷本事的人更是難上加難。

        比賽應承了下來,林婉彤也取了自己的流蘇簪放到了臺子上,既然是私下臨時決定的雙方爭斗,其他人也沒有上場的,就只有他們兩隊在馬球場上競技,但這場比賽還是吸引了不少人過來旁觀。

        “有點意思啊,林家的幾位姑娘居然自己比起來了,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打一家人。”

        “哎喲,我們又不是不知道,林家那幾位姑娘素來就不和,尤其是三姑娘跟五姑娘,回回都能斗起來,這種事情還看少了嗎?”

        “倒也是,不過這次連四姑娘都給扯進來了,看這樣子四姑娘是站在五姑娘那邊的啊。”

        “那肯定啊,五姑娘雖然輩分年紀是最小的,可好歹是正房出身,怎么說都不是三姑娘四姑娘比得上的。”

        “得了吧,要我就覺得三姑娘好,五姑娘那脾氣太任性咋呼了,哪像三姑娘那么招人疼啊,只可惜三姑娘就是心氣太高,許松林這種身家背景的人,她連正眼都瞧不上,嘖嘖,一點都沒把自己當庶出的人。”

        難得一場馬球比賽,上場的四個人里居然有三個姑娘家,看女人打架總是比看男人來得有意思,大伙都是興致勃勃得很。

        一時之間圍在馬球場旁邊的人越發多了起來,比賽也正式開始了。

        林安依舊還是騎著自己的馬,林婉如和林婉彤卻都是坐轎子來的,便只是在馬場里選了兩匹,便踩著翻身上了馬。

        林安在一旁看著他們上馬的動作也看得出來,這林婉如剛剛是一點沒謙虛,她是真不會,連上馬都上得踉踉蹌蹌,估摸著能把自己手上的韁繩拿穩了騎著溜達上幾圈都算是不錯,就別想著打馬球的時候能像林飛宇那樣幫上自己忙了。

        可林婉彤就不一樣了,上馬動作一氣呵成,看來也是接觸過的。另一個許松林就更是了,看著應該還有幾分功夫底子在身上,動作很是靈活。

        這場比賽,明顯就是讓她一個人拖一打二嘛。

        林安剛剛才比過一場激烈的比賽,雖然她的力氣一向很大,體力也不錯,不會覺得太累而體力不支。

        但剛剛那么多個隊一起比,賈明和賀聰對付自己的同時,還要應付其他隊的干擾,不像現在就只有他們兩個隊,許松林可以把一門心思全都放在阻擋她身上,林安就得多花上不少力氣來。

        再加著還有林婉如這個拖后腿的,要像剛剛一樣一直遙遙領先是不太容易了,兩個隊的比分咬得很緊,把旁邊看比賽的人都看得緊張了。

        秦浩然這會子也有些坐不住,和秦靜萱秦胥白一起站到了馬球場邊上,“大姐姐,你說這場比賽誰會贏?”

        “不好說。”秦靜萱沒開口,一旁的秦胥白卻是搖了搖頭,“林娘子雖然很厲害,但剛剛消耗了不少力氣,如今又要一個人對付兩個,結果如何難以預料。”

        “我卻覺得結果顯而易見。”秦靜萱的神色沉了下來,“不管最后誰輸誰贏,小娘子都是輸的。”

        “大姐姐為什么這么說。”

        “林家那兩個姑娘日日斗著,我們大家都知道。三姑娘心思深沉五姑娘刁蠻任性,得罪哪一邊對于她來說都是個麻煩,所以不管輸贏,她在林家的處境都不會好過。”

        “那這可頭疼了。”秦浩然連連的嘖了兩聲,“也不知道以那小潑婦的聰明腦袋會怎么處理這件事情。”

        林安的確是有些頭疼,看了一眼比賽的分籌,心里還在打著主意。

        這么一會比了下來,許松林和林婉彤的打發她差不多已經摸透了,即便沒有林婉如的幫忙,她想要把比分追上去也不是件難事。

        可是這場比賽,她壓根就沒打算贏,她得想個法子盡早結束去。

        自然不能讓林婉如結束得太難看,她想著,手里的球杖更起勁來,趁著許松林體力有些下降的時候,立馬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一球杖直接拍在了許松林的馬屁股上,打亂了他的節奏,迅速搶過了球,朝著自己的鑼進攻了過去。

        好似一眨眼的功夫里,林安便連連拿下了兩分,將比分拉開了去。

        許松林也沒有想到,這林四姑娘居然還藏著后勁呢。果然是個怪物,剛比完一場下來,竟然還有這么多的力氣,連方才和自己打的時候都是藏了些許實力。

        這個四姑娘身上的功夫,可不僅僅只是想象那么簡單了。

        “好誒!”看著比分拉開來,一旁原本擔心著的林婉如也高興得終于肯拉起韁繩動了幾步了,“干得漂亮林安!繼續,拖到時間結束我們就贏了。”

        “怎么辦許公子?”林婉彤也開始著急了起來,她可不想把自己的流蘇簪給輸掉。

        “別著急三姑娘,在下一定會全力相幫,你小心了,我去把球搶過來!”

        許松林也沉了臉色,手上的馬繩一拉,便朝著林安而去,“四姑娘,原本見你是女兒身有所顧忌,如今看你勝于男子,就休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許公子盡管來,不必客氣。”林安大喊了一聲,許松林立馬球杖跟了過來,直逼著林安的球。

        看這模樣,是狠了心來,果然追林婉彤追得緊,生怕自己在心愛的女人面前丟了份。

        可剛好,林安等著就是讓他這樣。

        索性這場比賽不管哪邊贏了,她都沒什么好處,那就……不要讓它比完好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