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汪縣令案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9-01
  •     一年前,關知州接到一封從京城來的密信,

        胡師爺聽了大吃一驚,提醒道:“大人,這個趙甘韻可不是普通人啊,他是太祖的后人,殺他全家是要擔很大風險的。”

        “趙甘韻的身份本知州很清楚,你不要有任何顧慮。記住,要小心,千萬不要讓汪縣令抓住把柄!”

        胡師爺心想:“趙甘韻在成州住了二十多年,為何現在才動手呢?”他看到被燒毀的信件殘渣,問道:“今天,是不是項太師來指令了?”

        “項太師想的只是剪除異己、擴大勢力,這等為江山社稷著想、風險又大的事,他怎么會去做?!”

        胡師爺沒敢再問,暗道:“關大人接到京城來信后,就要殺趙甘韻,還將信件燒毀,給關大人指示的人會是誰呢?難道說,關大人在京城除了項太師外,還有別的靠山?作為師爺,我得提醒關大人,趙甘韻雖然是太祖后人,但為人低調,從未得罪過關大人,何苦要他全家性命?!”想到這里,胡師爺小心地說道:“大人,趙甘韻一向安分守己,看不出有反心。”

        “廢話!他要是有反心,本知州早就上報朝廷了。這件事得趕緊去辦,越快越好。記住,要辦得干凈利落,不要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是是是,學生這就去安排。”胡師爺諾諾地應道。

        不久趙甘韻全家被殺,因為案發地點在平安縣,所以汪縣令著手開始查案。沒想到,關知州從汪縣令手中要過了此案,理由是:趙甘韻是太祖后人,事關重大,須州府衙門審理。隨后,關知州抓了幾個在成州沒有親戚的外鄉人,將他們屈打成招,最后這幾個人有的“病死獄中”、有的“畏罪自殺”,沒等到秋決,就全部死光了。

        關知州如此草率地處理趙家慘案,引起了汪縣令的強烈不滿,他決定暗中查明真相。經過調查,汪縣令發現此案和關知州有關,于是,他開始收集關知州的犯罪證據,準備上報朝廷。關知州得知汪縣令在暗中調查自己,馬上命令胡師爺除掉汪縣令全家。

        胡師爺接到指令后,找到王豹,說道:“這次再交給你一樁大買賣,還是老價碼。”

        “什么人?”

        胡師爺伏在王豹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殺縣令全家?那價碼得提高十倍!”

        “你獅子大開口,也太貪心了!最多兩倍。”

        “如果殺縣令全家,朝廷一定會一查到底的。那時,我只能東躲西藏,沒有辦法再接其他買賣,所以,我指望這筆錢過下半輩子呢。絕對要十倍,一文錢都不能少!再說,縣令住在衙門后院,里面還住著許多捕快,要干掉這些捕快,得去請一批幫手。”

        “請不請幫手,是你自己的事,我只能付這么多。”

        “我說得很清楚了,一文錢也不能少。”

        “別以為世上只有你能干這事,我去找別人。你可不準對旁人提起此事,否則小心腦袋!”

        “不送!”

        胡師爺走后,王豹心想:“他會去找誰呢?難道說,成州又來了殺手?我得跟去看看。”

        于是,王豹悄悄跟在胡師爺的后面,見他進了財發客棧,王豹立刻就明白了:胡師爺打算讓郊外八溝山的土匪來殺人。因為財發客棧是土匪的聯絡點,王豹行兇缺少人手時,有時也到這里找他們幫忙。

        看到這一幕,王豹暗笑:“土匪中沒有一個高手,殺那么多縣衙的捕快,土匪少說得動用六、七十人。這么一大堆人如何進城?又如何出城?哼,姓胡的,等你想明白了這些,還得來找我!”

        沒想到兩天后,通判趙壽以剿匪為由,調走了平安縣的全部守軍,并且還借調了縣衙捕快中的十個高手,幫忙尋找匪巢。當晚,土匪便里應外合沖入城內,殺了汪縣令全家,撤走前,還一把火燒了縣衙。

        關知州聽完胡師爺的匯報,滿意地點頭笑道:“這把火燒得好!這樣一來,就不會留下任何證據了。對了,上報朝廷的結案陳詞寫好了嗎?”

        “寫好了,請大人過目。”說著,胡師爺遞上結案報告的草稿。

        關知州看完后,有些不解地問道:“為何要將殺人縱火犯寫成王豹一伙呢?寫成八溝山的土匪不行嗎?”

        “大人,萬一朝廷要限期緝拿兇手,我們得有個交代才行。如果寫成八溝山的土匪,那就得去剿匪,山那么大,剿匪談何容易;如果寫成王豹就不同了,王豹如今就在成州,我們多派些人,抓住他并不太難。即使他離開成州,也可以發海捕文書交差。”

        “嗯,有道理,就這么寫!”

        過了一陣子,朝廷派商大人為欽差,來成州重查汪縣令一案,關知州并不擔心,因為商大人也是項太師的人。兩人見面后,關知州把商大人請進書房,小心地問道:“不知項太師有何訓示?”

        “項太師說,汪縣令是李宰相的死黨,他死后,李宰相不依不饒,鬧得很兇,項太師也壓不住,只能暫時退讓一些。”

        “那小弟得抓緊時間,逮住兇犯王豹,把他押往京城。”

        “那是個小人物,李宰相不會滿意的,這次只能舍車保帥。”

        “項太師的意思是……”

        “把趙通判交出去。”

        “小弟做的那些事,趙通判是一清二楚的,他要是把我給咬出來……”

        商大人詭秘地一笑,說道:“死人是不會咬人的。”

        關知州聽了,會心地笑道:“小弟明白了,還是項太師高明!”

        沒過幾天,趙通判就被羅列一堆罪狀,關進了大牢。在牢中,獄卒遵照關知州的密令,殺死趙通判,然后偽裝成畏罪自殺。

        欽差商大人回京后,向朝廷提交了早已準備好的結案報告,此案表面上暫時告一段落,但是,李宰相對這個結果非常不滿。

        項太師和李宰相各自推薦自己的學生出任成州通判,皇上左右為難,最后,選定了開封府尹包拯推薦的劉茂力。新通判劉茂力到任后,關知州雖然把他架空了,但是,劉通判畢竟是包拯推薦的官員,關知州沒敢像以前那么膽大妄為了,他心里明白,短時間內很難擠走劉通判。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