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湯公子(二)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9-01
  •     麗滋覺得有戲,又接著問道:“你三年后,還赴京趕考嗎?”

        “我會一直考,直到考中為止。”

        麗滋心想:“湯公子是徐州人,他一旦返回家鄉,可能就和雪姐無緣相見了。而且,他又沒有武功,回家路上遇到危險怎么辦?我干脆勸他在京城讀書,三年后再考。”

        想到這里,麗滋說道“既然這樣,我建議,湯公子就不用回家鄉啦。路費不說,還浪費時間和精力,不如就在京城住著備考,不好嗎?”

        “我也想啊!可是沒有錢住客棧,不瞞你說,我這身衣服都是借錢買的。”

        麗滋暗道:“湯公子比我預想的還要窮,不知雪姐是否在意,我得問問。”

        于是麗滋回到展雪跟前,小聲問道:“雪姐,你也聽到了,湯公子連買衣服的錢都是借的。你怎么想?”

        展雪答道:“湯公子這么窮,還送一個饅頭給你,這更證明他心腸好!我不在乎他窮,人好就行!”

        “那雪姐有沒有辦法安排湯公子在京城的住宿?如果湯公子回家鄉,就可能無緣再見啦。”

        “麗滋,你提醒得對,一旦錯過,可能真的會無緣再見。”展雪想了想,說道:“我哥應該有辦法。”

        “既然雪姐相中了,我們就一起過去吧。”

        兩人來到廟門口,麗滋對湯公子介紹道:“這位是刑部展鵬展仁俠的妹妹展雪。”

        湯公子忙施禮道:“展仁俠也是我仰慕已久之人,今日得見其妹,真是三生有幸。”

        麗滋在旁接著介紹道:“雪姐的武功和他哥哥展仁俠差不了多少,而且,也是經常行俠仗義、打抱不平,是有名的俠女,還是刑部唯一的女捕頭。”

        “原來還是巾幗英雄!佩服,佩服。”

        麗滋又道:“湯公子,展仁俠很慷慨,最喜歡助人為樂。他家房子又多又大,如果你肯在他家住著備考,就是給展仁俠一個做好事的機會。我聽說,展仁俠最近沒有好事可做,苦惱得睡不著覺,假如你肯去他家,相當于幫了展仁俠的忙。”

        眾人聽麗滋這樣說,全樂了。

        白浩弘笑道:“如果湯公子覺得不便,住在我家也行。”

        湯公子因盛情難卻,便同意在京城備考了。

        大雨停后,眾人回到了客棧,為了讓展雪和湯公子單獨相處,麗滋把白浩弘拉到一邊,建議道:“我們去給雪姐買點頭飾吧,這樣可以使雪姐看起來更有女人味。”

        白浩弘笑道:“好啊,你在這方面挺有研究的。”

        兩人一起出門,麗滋意猶未盡地接著說道:“你終于明白我知識面廣啦。我是戀愛專家,以后你看中了誰,就告訴我,我幫你去瞧瞧。”

        “我會淪落到要你幫忙嗎?”

        “你別小瞧我,我觀察力特別強,一眼就能看出誰好、誰壞。哪天你看中誰,我先幫你瞧瞧,我能夠為你識別真正的好姑娘。你也知道,金毛和我第一次見面,我當時一眼就看出他是個探子。”

        白浩弘忍住笑,說道:“你真聰明!一眼就看出金毛是個探子啦。”

        “白大哥,你終于知道我聰明啦!好多人還說我笨,真是曲高和寡!因為,我站得高、看得遠,很多人無法理解我。”

        “能夠理解你的人確實不多。”

        “白大哥就是一個。”

        “我談不上。”

        “你能看出我聰明,就是我的知音。”

        “我可當不了這個知音。”

        “那怎么行,知音又不是封的。說你是知音,是因為你水平夠高,能看得懂我。你是伯樂,我是千里馬。”

        “我當不了伯樂,你也不是什么千里馬。”

        “白大哥,你別謙虛啦。我活這么大,就你說過我聰明,你不是伯樂是什么?”

        說話間,兩人來到一家首飾樓,進門后,麗滋問道:“有好看的頭飾嗎?”

        店主忙招呼他們坐下,并且送上茶水,然后對里屋喊道:“周嬸,把上好的頭飾端出來。”

        不多時,周嬸端出一個大盤子,盤子里放著一套雕刻精美的蓮花玉首飾。

        “好漂亮!”麗滋拿起來,在頭上比試著說道:“白大哥,你瞧,這套首飾很配雪姐。”

        白浩弘也覺得很不錯,于是讓店家包好。店主一看樂壞了,知道來了大主顧,忙說道:“姑娘,我看你還沒有好的頭飾,不如也在小店買一件吧?”

        白浩弘想到,麗滋的金項鏈被自己騙走了,也該還她點什么,便說道:“把你們店最好的頭飾拿來看看。”

        不一會兒,周嬸捧出一套珠花頭飾,麗滋拿在手中觀看,就見一顆顆粉紅色的大珍珠圓滾滾的,沒有一點瑕疵,細看之下,粉紅色的光中又透著藍色和綠色的光芒。麗滋懂珍珠,她家里就有上好的珍珠,心想:“古代沒有養殖技術,天然珍珠能達到這樣的形態和色澤一定非常昂貴。”

        想到此處,麗滋把珠花頭飾放回盤中,對白浩弘說道:“白大哥,咱們走吧,再不走,他們會讓你把鋪子買下來的。”

        店主見麗滋把珠花放下,趕忙說道:“一看姑娘就是識貨的。頂尖級的珍珠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要湊齊這么多顆色澤、大小幾乎一樣的珍珠,更是難上加難。我們打算把它運往京城本店銷售,只不過,一時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來護送這件寶貝。”

        麗滋好奇地問道:“你們為什么不去找鏢局來護送呢?”

        “鏢局?什么是鏢局?”

        麗滋猛然想到,宋朝還沒有鏢局,便改口道:“就是武館,像京城的大鵬武館就幫人送貨。”

        店主有些將信將疑,說道:“有這等事?那我改天去問問。”

        “白大哥,這珠花太貴了,我們回去吧。”

        白浩弘說道:“我先替你買下,你以后分期付款還給我好了。”

        “我拿什么還呢?”

        “你對自己寫的東西那么沒信心嗎?你寫的小說很值錢的。”

        周嬸見麗滋還在猶豫,便說道:“姑娘,我替你把珠花戴在頭上試試如何?”

        麗滋心想:“這么高級的頭飾,即使不買,戴著過一把癮也好。”便答道:“我只是試一試,不一定買的哦。”

        “如果您不想買,我們不會強迫的。”說完,周嬸拿出梳子,替麗滋梳理頭發,邊梳邊說道:“姑娘的頭發怎么這么短?要再長一點就更好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