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辯解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9-24
  •     聽許飛燕這樣講,麗滋琢磨道:“許飛燕這家伙,等在客廳想看我的笑話,如果我躲著不去,好像怕她似的。”想到這里,麗滋轉身朝客廳走去。

        麗滋擠出一絲笑容,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走進了客廳,她用眼角掃向白浩弘常坐的位子,見白浩弘果然在那里,但是,麗滋裝著沒看見,故意背對著白浩弘,對許飛燕說道:“飛燕姐,我是打算過來的,只是準備先回房換件衣服而已。”

        平時,麗滋一見到白浩弘,就親熱地叫“白大哥”,在白浩弘身邊轉來轉去,廢話說個不停;現在,麗滋好像故意在回避白浩弘。許飛燕看在眼里,樂在心里,她一臉譏諷地問道:“麗滋,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講究了?”

        沒等麗滋答話,許飛燕又用帶著挖苦的口氣繼續說道:“你今天可真出風頭呀!經常發表演說,獨創的東西數都數不過來!好像除了樂器,沒有不是獨創的,連白大哥他們都不知道,‘降龍八十掌’是什么掌?我們只知道‘降龍十八掌’。”

        麗滋不屑地說道:“八十、十八不是差不多嗎?都是有八有十,又沒有多一個字。飛燕姐,你太拘泥于名稱了。”

        “你還真能狡辯!那你獨創的‘打豬棍法’有什么特色呀?”

        “你沒有聽說過‘狗肉上不了正席’嗎?把狗肉換成豬肉有什么不好?所以‘打豬棍法’是‘打狗棍法’的升級版!”

        白浩弘喊道:“麗滋。”

        麗滋聽到白浩弘叫自己,忙裝模作樣地四處尋找,邊找還邊說道:“我怎么聽見白大哥在叫我。”最后,麗滋轉過身,假裝剛剛看見白浩弘,她故作驚訝地說道:“哎呀,白大哥,你的輕功真是登峰造極啊!你什么時候進來的?我一點點都沒有察覺到。”

        杜益鳴說道:“麗滋,你別裝了!白大哥一直在這里。”

        白浩弘微微一笑,說道:“麗滋,我問你……”

        白浩弘的話還沒有說完,麗滋就打斷道:“白大哥,你別問了,我在臺上都是胡亂說的。我還沒有準備好,就匆匆上場,這次發揮得不好,沒能得到第一名,辜負了你的殷切厚望!明年我保證拿到第一!”

        許飛燕正在喝茶,聽了麗滋的話,笑得差點嗆著,揶揄地說道:“聽口氣,你好像覺得自己得的是第二名,我提醒你,你是倒數第一名!”

        麗滋也不客氣地回敬道:“不管怎么說,我的才華還是得到了認可!明年,我還是可以直接進入決賽!飛燕姐,你能進入決賽嗎?”

        “剛才你說:明年保證拿到第一。憑什么?還是憑著你的那股傻勁嗎?”

        麗滋自信滿滿地說道:“因為,才女中我武功最高!我打算提議:明年加試武功。”

        白浩弘笑道:“麗滋,說到武功,展雪讓我轉告你:那些才女好多是從小就開始習武,而且她們比你刻苦。展雪常常被請到才女家里去指導,別人在十歲前,就練完了‘峨眉三十二式’。”

        “白大哥,我打算從現在開始刻苦練功。”

        “練功的事以后再說。麗滋,我剛才想問的是:崔公公在吃飯時,說了些什么?”

        “原來白大哥想問的是這個,為什么不早點說嘛!”自己比賽前的那些豪言壯語,白浩弘只字未提,麗滋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她又和往常一樣,蹦蹦跳跳地來到白浩弘身邊,笑瞇瞇地說道:“崔公公很小氣,說是宴請我們才女,其實只請了八寶粥。好在帶了些宮里的‘龍鳳團茶’來,還讓我們才女一人吃了一塊宮里的點心。”接著,麗滋把宴會上的情況詳詳細細地講敘了一遍。

        白浩弘聽完后,對麗滋說道:“你身上有鼻涕?還坐在這里干嗎?趕快去換衣服吧,有什么話明天再說。”

        “白大哥,你在這里先等等,我換完衣服后,有重要事情要說。”

        麗滋離開后,杜益鳴說道:“麗滋經常去富貴酒樓吃飯,周掌柜對她有了感情,可能是故意在水果上灑了辣椒粉之類的佐料。”

        許飛燕說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周掌柜已經有妻有妾了。”

        “我說的感情不是男女私情,而是說,周掌柜把麗滋當作朋友、妹妹,不愿意讓她進皇宮受罪。”

        白浩弘也點頭說道:“是啊,周掌柜真是個很不錯的人,并且,看樣子他很了解麗滋。”

        正說著,麗滋換了件淡綠色的衣服走進客廳,又重新坐到白浩弘身邊。許飛燕暗道:“麗滋這家伙穿什么都好看,幸虧她這種二百五的性格,否則早就把白大哥勾到手了。”

        白浩弘問麗滋:“什么事這么急?不能明天說嗎?”

        麗滋反問道:“白大哥,你認識這次決賽的主審官嗎?”

        “他是翰林學士賈進祥,我和他不太熟,你問他干嗎?”

        麗滋把在涼亭外聽到的話講述了一遍,當然,她沒有提項太師推薦自己的事,白浩弘聽完一皺眉頭,說道:“以后,這件事不要再提起!你今天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麗滋沒有想到白浩弘是這種反應,很不高興地說道:“人家把聽來的秘密跟你分享,你卻是這種態度。”

        “這是別人的私事,你就不該偷聽,更不該說出來!看不出你還挺八卦的。”

        “為什么?他們能偷情,我說說都不行嗎?”

        “你不知道,賈翰林家境貧寒,是他老丈人出錢供他讀書、科舉。聽說,他當官后,又靠岳父家的錢疏通關節,一步步爬到了今天的官位。而且,他妻子雖然無才,但也識字,老老實實的,沒有過錯。這些情況,朝臣中幾乎人人都知道,真要休妻,賈翰林就會招人唾棄,說不定現在的地位也保不住,這一點賈翰林是很清楚的。因此,我認為他不可能休妻!賈翰林是在哄騙、敷衍梅姑娘,他們最終是會分手的,如果這件事傳出去,梅姑娘以后怎么做人?”

        杜益鳴說道:“我也覺得,迫于輿論壓力,賈翰林為了自己的前程,多半不會休妻。賈翰林的老丈人是不是已經去世了?”

        “不太清楚。”白浩弘答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