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抓慣盜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8
  •     展鵬見狀,緊走兩步,剛追到妓院“春滿園”的門口,幾個妓女就圍了上來,其中一個認識展鵬,開口說道:“哎喲,這不是展仁俠嗎?!大駕光臨,不勝榮幸。快請進,快請進。”說著,就把展鵬拉進了春滿園。

        王喜等人想跟著進去,妓院的門衛卻將他們攔住,說道:“喂,喂!這里可是春滿園!你們有那么多錢嗎?去,去,到普通妓院去吧!”

        王喜解釋道:“我們是進去抓賊的。”

        門衛不耐煩地說道:“來我們這里的都是達官貴人,哪來的賊!你們有搜查令牌嗎?”

        “我們的展大人剛剛進去了。”

        “他有錢,可以進春滿園玩,你們沒有錢,就去別的地方玩吧!”

        王喜等人沒有辦法,只好站在春滿園的外面等著展鵬。

        展雪辦完公務,回家路過春滿園附近,遠遠看見捕快王喜等人站在春滿園門口,非常生氣,便快步走到王喜面前,厲聲呵斥道:“王喜,還有你們兩人,站在這里干嗎?!難道不知道這里是妓院!”

        王喜忙賠笑說道:“展捕頭,你誤會了!我們是陪展大人一起來的,他進去了,我們在這里等著。”

        展雪一聽更生氣了,怒道:“什么?!我哥敢去嫖娼!我去把他揪出來!”說著,就要進春滿園。

        王喜趕緊將展雪攔住,解釋道:“展捕頭,你又誤會了!展大人是進去抓慣盜葉影的。”

        “怎么回事?”

        王喜把事情經過簡單地講述了一遍,展雪聽完后,說道:“那還在這里等什么?一起進去抓人吧。”

        “我們進去是要有搜查令牌才行的,展大人可以喬裝成客人,自由進出春滿園。再說,不就是一個小毛賊嗎?用得著我們這么多人一起去抓嗎?展大人武功高強,抓個小毛賊,不就像是老鷹抓小雞嗎?展捕頭,你對你的哥哥還不放心嗎?你也累了一天了,早點回家休息吧。”

        展雪點頭說道:“也是,抓一個小毛賊,不用我親自出馬,那我就回家了。你轉告我哥,告訴他:對窩藏罪犯的妓女,絕不能心慈手軟!”

        “好的,我一定轉告。”

        再說展鵬,來到春滿園的大廳,正在環顧四周時,老鴇迎了上來,滿臉堆笑地說道:“展仁俠大駕光臨,真是蓬壁生輝……”

        展鵬沒有答話,繼續搜尋著那個可疑人,忽然,他看到那人進了二樓的一個房間,房外掛著個牌子,上面寫著“蘇茹茹”。展鵬動身往二樓走去,卻被老鴇給攔住了。

        老鴇陪著笑臉說道:“展仁俠請留步,二樓是不能隨便上的!您要是看中了哪位小姐,讓她帶您上樓才行。”(注:在大宋,稱妓女為“小姐”。)

        “我想去找蘇茹茹。”

        “展仁俠真是好眼光!蘇茹茹是我們這里的頭牌!不過,茹茹今天已經有客人了,不能伺候展仁俠,展仁俠不如換一個小姐吧?”

        “我只是去看一眼。”

        老鴇小聲說道:“展仁俠有****的嗜好嗎?可是,我們的客人都是有頭有臉的,萬一被發現了,我們吃罪不起。”

        “我有公干!”

        “那要有大理寺的搜查令牌才行呀。”

        展鵬沒有辦法,他只有失望地走出春滿園。王喜見展鵬走了出來,忙迎了上去,說道:“展大人,剛才令妹展捕頭來過了。”

        “哦?她不是另有案子嗎?到這里來干什么?”

        王喜于是把事情經過簡單地敘述了一遍。

        “知道了。”展鵬答道,接著,他給王喜等人講了在春滿園發生的事。

        王喜聽完后,問道:“展大人,我們要不要馬上去申請搜查令牌?”

        “不行。首先,我不能肯定那個可疑人就是慣盜葉影;其次,等我們拿到令牌再去搜查時,那人可能已經躲起來了。如果抓不到人,會有損大理寺的形象。春滿園情況特殊,沒有確鑿證據,不能貿然搜查。你們幾個人,今晚辛苦一下,徹夜盯住春滿園的前后門,別讓葉影跑了。抓捕葉影的事,我另有計劃,現在就回去和余大人商量。”

        展鵬回到大理寺,向余大人詳細地匯報了情況,并提出了一個抓捕葉影的方案。余大人聽后連連點頭,讓他照此方案執行。

        出了大理寺,展鵬便火急火燎地往展府趕。此時夜色已深,莊思月仍在等著展鵬,見他回來了,莊思月忙過來替展鵬換衣服,并柔聲問道:“今日官人為何放衙這般晚?”

        展鵬深情地答道:“還不是為了慣盜葉影的案子。娘子有孕在身,早些休息為好,以后就不必等我了。”

        莊思月依舊用溫柔地聲音說道:“不必等官人,官人就可以在妓院玩得更久、更高興些,對嗎?”

        展鵬一臉委屈的表情,反問道:“娘子,這話從何說起?”

        “誰不知道,自古風流文人和青樓名妓關系密切,他們惺惺相惜,彼此欣賞。士人多情善感,可是,原配多半被娘家教育得端莊穩重,無法滿足他們的情圣心態,士人每天孕育著千般情、萬般意,需要找表達、發泄地方。而名妓從小便受過各種訓練,琴棋書畫無所不通,能與士人吟詩誦詞,能使好色披上愛才的外衣,所以,士人多到青樓去追尋紅顏知己。”

        等莊思月滔滔不絕地說完,展鵬才困惑地問道:“娘子為何要講這些?”

        莊思月答非所問地說道:“你展仁俠雖然不是文人,可你武功高強、義薄云天,聽說,青樓女子對你非常仰慕。”

        “我展鵬心中只有娘子一人。”

        “哼!我記得成親后的第三天,就在這間屋里,你答應過我,絕不去青樓,難道你忘了嗎?”

        “娘子記性可真好,連哪天我說過什么話都記得!”

        莊思月提高聲音說道:“不錯,最重要的是,你展仁俠不應該忘記自己的諾言!說吧,你為什么要去逛妓院?!”

        “我怎么會去逛妓院呢?”

        莊思月厲聲喝問道:“展仁俠,你衣服上的脂粉味哪來的?!”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