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傻妹穿越追玉堂之北宋篇》-> 第91章 麗滋發飆(一)
第91章 麗滋發飆(一)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8
  •     其實,展鵬衣服上根本沒有脂粉味,莊思月這是在詐展鵬。莊思月為什么要這樣做呢?原來,展雪估計哥哥展鵬今天回家會比較晚,她到家后,就把了解到的情況全部對莊思月講了,并讓她早點休息。莊思月是個大醋缸,聽到展鵬進了春滿園,明知他是去辦案,可心里還是不舒服,因此想借這件事,讓展鵬發誓:今后無論什么原因,都不進妓院的門。

        展鵬被春滿園門口的妓女拉扯過,以為她們的脂粉沾到自己身上了,暗道:“我娘子真厲害!連一點點脂粉的氣味都能聞到。”

        展鵬知道莊思月的脾氣,本不想說出進過妓院的事,但事到如今,不得不講,于是解釋道:“我進春滿園,是為了抓慣盜葉影。”

        莊思月步步緊逼地確認道:“那還是進了妓院啰。”

        “我是去辦案。”

        莊思月不悅地說道:“進妓院辦案,誰知道你會不會‘假公濟私’!大理寺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為何非你不可?”

        “娘子,時候不早了,你早點歇息吧,否則對胎兒不好。”

        “你惹我生氣,就對胎兒好嗎?”

        “好,好。下不為例!即使辦案,我也不進妓院的門。”

        莊思月笑逐顏開,滿意地說道:“這還差不多。”

        次日,吃完午飯,白浩弘正在衙門休息,展鵬來到他身邊,裝作高興地說道:“賢弟,愚兄的慣賊案快破了。”

        白浩弘問道:“慣賊抓住了嗎?”

        “沒有,那慣盜葉影很可能藏在春滿園里。”

        “那咱們趕快去搜查吧?”

        “春滿園比較特殊,而且那么大,客人又多。如果大張旗鼓地去搜查,動靜太大,葉影輕功特別高,我怕他又逃了。你也知道,你嫂子有身孕,她脾氣本來就不好,醋性特別大,所以,想請你幫個忙。”

        白浩弘聽得一頭霧水,不禁問道:“展兄想讓我幫什么忙呢?”

        “愚兄想讓你去找春滿園的頭牌蘇茹茹,日夜監視她,我懷疑葉影就藏在她那里。衙門里其他人,如果見了蘇茹茹,都會忘了去干什么的了,我不放心,只有你去,愚兄才放心。”

        白浩弘聽了笑道:“我去沒問題!難怪展雪總笑話展兄懼內,今日看來,一點也不假呀。”

        “我怎么會懼內呢?愚兄處處讓著你嫂子,還不是為了讓她高興。益鳴說,孕婦心情愉快,生的孩子聰明、好看。”

        “我怎么記得,你剛成親那會兒,展雪就笑話你懼內了。”

        “懼內也沒有什么不好的,隋文帝楊堅不就是有名的懼內皇帝嘛!再說,展雪什么都不懂!以后你成了親,就會明白這夫妻相處之道了。女人喜歡撒撒嬌,你稍稍讓著她,她就能把心窩都掏給你,哪天有空,愚兄給你傳傳經。”

        兩人相互取笑了一會兒,就開始商量抓捕葉影的方案。

        當天晚上,白浩弘一夜未歸,麗滋心緒不寧,徹夜未眠。一大早,麗滋決定去展府打聽白浩弘的消息,許飛燕也很著急,見麗滋要出門,就叫住她,說道:“咱們一起去大理寺,問問白大哥的下落吧。”

        麗滋答道:“這樣更好。”

        兩人剛出門不久,就遇上了燕王,相互問候后,燕王問道:“白護衛還沒有回來吧?”

        麗滋忙反問道:“你知道白大哥在哪兒嗎?”

        燕王望著麗滋著急的樣子,微微一笑,說道:“你不知道嗎?白護衛在京城名妓蘇茹茹那里過的夜。蘇茹茹端著酒杯敬酒,你白大哥杯子都不接過去,就著她手中喝,親熱得不得了……”

        麗滋不滿地打斷燕王,說道:“你在場啊,說得這么詳細。”

        “本王雖然不在場,可什么都知道。”

        許飛燕急切地問道:“你聽誰說的?”

        “本王的消息千真萬確,信不信由你們。”說完,燕王就離開了。

        麗滋語氣堅定地說道:“白大哥不好色,他不會去逛妓院的!一定是燕王無中生有、胡編亂造。”

        許飛燕則有些半信半疑地說道:“他是王爺,說話應該不會無中生有。”接著,她又小聲嘀咕道:“白大哥也真是的,去名妓那里多貴,這一趟也不知道要花掉多少銀兩!家里丫環那么多,隨便找一個漂亮點的,不也差不多嘛……”

        “飛燕姐,我反對主人把丫環當作瀉欲工具!”

        “這樣做也反對,男人納妾你也反對,你什么都反對。這回可好,白大哥找名妓去了,不是更糟糕嗎?”

        兩人覺得沒有必要去大理寺了,于是返回家中,等白浩弘回來。

        白浩弘一夜未眠,終于抓到了慣盜葉影,他回到家剛坐下,麗滋就沖到白浩弘面前,氣沖沖地大聲問道:“白大哥,你昨晚是不是去蘇茹茹那里了?”

        白浩弘不耐煩地答道:“我去哪兒,關你什么事?”

        “你真的在蘇茹茹那里過的夜嗎?”

        “我在哪兒過夜還用向你匯報嗎?”

        麗滋像狗一樣圍著白浩弘邊轉邊聞,然后說道:“好像沒有。”

        白浩弘不解地問道:“喂,你干什么?”

        “我聞聞你身上有沒有香粉味。”

        麗滋見許飛燕也走了進來,便對她說道:“白大哥身上沒有香粉味!看樣子燕王是騙我們的,白大哥怎么可能去妓院!”麗滋又轉向白浩弘,說道:“白大哥,快告訴我們,你一夜未歸,去了哪兒了?下次你再不回來,我們可以去找你呀。”

        白浩弘怕麗滋啰嗦,直接說道:“我不回來你們就呆在家里,不用去找!我昨晚在春滿園。”

        沒想到話音未落,麗滋一下子從白浩弘身邊跳開,站在遠處鄙夷地說道:“你好臟,渾身都是細菌!家里放著顏如玉,貼心又純潔,不娶回來用,卻跑到妓院去風流!真是,人不可貌相!有些人見到高貴的美女就避開,我還以為他很正經,原來是喜歡青樓女子。我呆在這里,肯定會被病菌傳染上的。”

        白浩弘也不客氣地說道:“你把白府說得如此不堪,大可回到松江村的莊府去。”

        麗滋針鋒相對地說道:“你已經不是過去的白大哥了!你不趕我走,我自己也會走!不過,我不去松江村,我要自食其力,出去找活干,養活自己。”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