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傻妹穿越追玉堂之北宋篇》-> 第94章 麗滋發飆(四)
第94章 麗滋發飆(四)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8
  •     麗滋一見杜益鳴回來,就急切地問道:“怎么樣?白大哥失了身沒有?”

        杜益鳴坐下后,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才不緊不慢地說道:“昨晚,白大哥沒有進蘇茹茹的屋,完全沒有碰過她。白大哥去妓院為的是辦案抓賊!可憐的白大哥,在春滿園的屋頂上趴了一夜!”

        麗滋聽了信以為真,高興地跳了起來,說道:“我就知道,燕王是成心編瞎話騙人。具體是怎么回事?你快給我講講。”

        杜益鳴琢磨道:“這種話麗滋也相信,看來很好哄。”于是他便半真半假地編起故事來:白浩弘在屋頂上倒掛金鉤,暗中監視蘇茹茹;王喜放風,假稱要徹底搜查春滿園;蘇茹茹上當,打開密室……

        正說著,紫娟急急忙忙地跑進來,說道:“姑娘,出事了,少爺要趕走兩個丫環。”

        麗滋說道:“你別急,慢慢說,到底出什么事了?”

        于是紫鵑把白浩弘要趕走兩個丫環的事,詳細地講敘了一遍。

        杜益鳴聽完,問麗滋:“你說過這些話嗎?”

        麗滋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的話到了別人嘴里,就完全變了味,不過,大體意思還是有些接近,她支支吾吾地說道:“這些嘛,當然不是我的原話,大概含意嘛……,還是……”

        杜益鳴一聽,就明白了麗滋想說的內容,他埋怨道:“麗滋,這些話,你怎么能當著外人的面說!難怪白大哥要責罰你!他開除那兩個丫環是殺一儆百,讓別人不敢再議論你。”

        紫娟點頭補充道:“少爺說了,有誰再敢對姑娘不敬,修怪他翻臉無情。現在,誰都不敢再說姑娘的壞話了。”

        麗滋聽到白浩弘這樣衛護自己很感動,決定立刻去道歉,她走進書房,見白浩弘在練字,于是大聲喊道:“白大哥!”

        白浩弘沒有抬頭,仍在繼續練著字。麗滋便走到白浩弘的近前,像往常那樣,用溫柔的聲音說道:“白大哥,你還在生我的氣啊?你抓賊那么辛苦,剛到家,我就和你吵架,是我不對!你不生氣了,好嗎?”

        白浩弘沒有料到麗滋這么快就會來道歉,也很高興,他放下筆,抬頭說道:“你要是有誠意,就寫兩份檢討,一份放在我這里,一份留在自己身邊,時常讀一讀,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麗滋身子一扭,撅著嘴,嬌嗔地說道:“白大哥太過分了,我才不寫呢。”

        “還說道歉,完全沒有誠意。”

        “我有空的時候就寫。白大哥,聽說你為了我,要趕走兩個丫環,是嗎?”

        “別自作多情!她們太沒有規矩了。”

        “不懂規矩多教育一下,下次就知道了。你趕走她們,她們又沒有一技之長,靠什么生活呢?”

        “她們罵你,你不計較嗎?”

        “誰人背后不說人,誰人背后無人說。我確實吃得多,生氣時口不擇言,聽了她們的背后議論,會提醒我改正缺點,也不是壞事,你就讓她們留下吧。”

        “好吧。”白浩弘見麗滋沒有離開的意思,好像還有話說,便問道:“還有什么事嗎?”

        麗滋有些吞吞吐吐地說道:“我想出去闖闖,去林家茶樓試試。”麗滋知道白浩弘總是擔心自己出事,經常囑咐自己少出門,出去打工怕白浩弘不同意,所以,又接著說道:“當然,我每天還是回白府住。”

        “在茶樓做工,要和客戶打交道,你一個姑娘家,很可能被人欺負。大宋和未來不一樣,這種工作不適合你。”

        “我可以不去端茶送水,做一些別的事。”

        “那你能做什么呢?管帳吧,你自己有些什么物品都不清楚,還靠杜益鳴幫你管著。”

        “管帳好像不行。我主要是去茶樓學習經營方法,摸索到經營之道后,先開茶館,再開酒樓。至于工作崗位嘛,我先從清潔工做起。”麗滋認真地說道。

        “你開酒樓是為了自己吃起來方便嗎?”白浩弘忍住笑問道。

        “有這個因素,主要還是為了實現自我價值。”

        “既然這次打工對你來說那么重要,我也不好反對。這樣吧,從明天起,你負責打掃花園,如果能堅持一個月,你就出去打工吧。”

        白浩弘說完,起身準備回房,麗滋又問道:“白大哥,明天能出去吃頓飯嗎?”

        白浩弘恍然大悟地說道:“我說你今天怎么這么快就肯來道歉,原來是為了富貴酒樓的紀念品!”

        “你別多心,我是為了幾個碗而折腰的人嗎?我真覺得對不起你。”

        “那就趕緊寫檢討吧,我替你保留著。以后,你要再發瘋,我就把檢討書貼到你臉上。”

        “白大哥,你很喜歡折磨人,我最討厭寫檢討了。”

        “那要不要紀念品,隨便你了。”

        麗滋考慮到紀念碗缺一個就不成套了,很可惜,便答道:“我今晚就寫。明天是休息日,我們先逛街,然后再去富貴酒樓。”

        “你的記性可真成問題,我怎么記得:從明天起,你好像要打掃花園。”

        “我打掃完了,就去逛街。”

        “打掃完了再說吧。”

        次日,麗滋干勁十足地拿著大掃帚掃樹葉,可能用力過猛,不一會兒就累了。她對自己說:休息好了才能更好地工作!于是便坐下來,喝茶吃點心,補充營養,還叫來紫娟揉背。白浩弘遠遠看著,搖搖頭,暗道:“就這樣子,還想出去干活?”

        許飛燕走過池塘,見水面上盡是樹葉,而麗滋正坐在一旁吃點心,就生氣地大聲說道:“麗滋,你盡添亂!怎么能把樹葉往池塘里掃?呆會兒你要把它們全撈起來!”

        麗滋答道:“飛燕姐,你忙你的去吧。這里的事不用你操心。”心中卻想:“撈樹葉?怎么個撈法?那不把人累死!我掃完地就完事了。”

        白府花園大,麗滋平時沒有做過家務,又沒有好好練功,缺少鍛煉,盡管她做一會兒、休息一會兒,可還是感到腰酸背疼、雙臂無力,渾身都汗透了。好不容易打掃完畢,麗滋累得筋疲力盡,腰都直不起來,她由紫娟攙扶著,慢慢朝浴室方向挪去,她打算好好泡個澡,來恢復體力。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