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甘峰失蹤案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25
  •     在大理寺的筆錄房里,展雪問麗滋:“麗滋,甘大人從春滿園出來后,去哪兒了?”

        麗滋回想道:“甘大人被兩個人駕上了馬車。”

        “什么樣的馬車?”

        “我沒注意看,因為那輛馬車很普通,沒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

        展雪又問道:“駕著甘大人的那兩個人,你記得他們的模樣嗎?”

        “那兩個人是仆人打扮,很精明能干的樣子。我只看了一眼,沒留下什么印象,再見面時,也不一定能認出他們。”

        展雪不甘心地說道:“你再想一想,說不定那兩人有什么特征的。”

        麗滋心想:“都怪自己當時看帥哥去了,只看了綁架犯一眼。那位帥哥后來上了馬車……”

        “對了!”麗滋突然興奮叫道。

        展雪高興地問道:“想起那兩個人了?”

        “沒有。”

        展雪一陣失望,埋怨道:“那你高興什么?”

        “我想起,有一個衣著華麗的人也上了同一輛馬車,說不定他就是主謀!”

        展雪追問道:“那人長什么模樣?”

        “我來大宋后,見到的美男中,他可以排名第二了,原來的第二名莊氏兄弟,和他一比,就有些差距了……”

        展雪打斷麗滋的話頭,說道:“麗滋,你的啰嗦勁又上來了!今天不談你的排行榜,旁邊還有筆錄的人呢!我們現在就去畫師那里,做出疑犯的畫影圖形,就指望你了。”

        麗滋奇怪地問道:“甘大人是從春滿園出來的,春滿園那里總有人見過他吧?為什么說就指望我呢?難道說,只有我一個目擊者嗎?”

        展雪解釋道:“我去春滿園問過了,甘大人那天去了蘇茹茹的房間,醉了之后,由兩個仆人架走了。如今蘇茹茹死了,因而沒法查,至于那兩個可疑的仆人,春滿園的人也和你一樣,沒太注意。”

        畫影圖形做完后,展雪拿過來看了一眼,暗道:“怎么有點像白大哥?”她拿著畫影圖形,正要再問麗滋時,展鵬走過來說道:“展雪,甘大人的案子不用查了。”

        展雪不解地問道:“為什么?”

        “甘府的管家剛剛來過,說是,甘夫人接到了甘大人的來信,甘大人沒有失蹤,故而這個案子撤了。”

        “信中怎么說的?”

        “信中說,甘大人到朋友家躲債去了,讓家人別找他。”

        “哥,這畫影圖形怎么辦?”

        “沒用了,你處理掉吧。”說完,展鵬便轉身離去了。

        這時,站在一旁的麗滋問道:“雪姐,怎么沒有看到白大哥呢?”

        “他出門查肖新武的下落去了。”

        “要是沒事,我就回去了。”

        “好的,你回去吧。”

        展雪又拿起畫影圖形看了看,不禁笑了起來,心想:“我算明白了,只要是美男子,在麗滋眼里,全變成了白大哥的形象。”看完后,展雪把它放進了抽屜里。

        麗滋回到白府,見潘大嬸的女兒孫瑛正在等著她,還沒等麗滋開口,孫瑛主動解釋道:“麗滋,聽說你遇險得救,我特意來看看你。前兩天接了筆大買賣,博海太忙了,陳掌柜不準他的假,所以博海來不了,他讓我轉達對你的問候。博海說,等忙完了,就來看你。”

        麗滋說道:“能夠理解,如今博海是你們店的頂梁柱嘛,他不能隨便請假的,陳掌柜同意你來嗎?”

        “是陳掌柜要我今天來的,他說,平時要注意和大客戶建立深厚的感情,才更容易賺錢。再說,我也沒有博海那么忙。麗滋,怎么樣,當時把你嚇壞了吧?”

        “是的,這件事想起來就后怕!”

        “你講給我聽聽。”

        于是,麗滋開始敘說起她的遇險經過來。

        正說著,李大海走了進來,麗滋起身招呼道:“李大哥,怎么有空來白府玩呀?白大哥現在不在家。”

        李大海答道:“我知道,白大人正在查肖新武的下落。另外,白大人讓我轉告你,他今天要晚點回家。”

        “謝謝你特地前來告訴我。”

        “不客氣,其實,我來白府還有一件事要辦。白大人讓我把調查狀寫好后,送到白府來,以便他晚上審閱。這是調查狀,不知道能不能交給上官姑娘?”

        “沒問題!我就是白大哥的賢內助,白大哥的所有東西,我都可以保管。李大哥,這是什么案子的調查狀呀?”麗滋接過調查狀問道。

        “白大人讓我查查蘇茹茹的常客,根據那些人提供的線索順藤摸瓜,現已查明:張掌柜原名張文仁,是當年頗負盛名的‘藥王’雷甫之的關門弟子。”

        “那個‘藥王’雷甫之很了不起嗎?”

        “雷甫之開發過很多新藥,那些藥都是江湖人士夢寐以求的。雷甫之因此變得十分富有,但也為此丟了性命。聽說,當時有個叫鯨鯊幫的黑幫,他們付不起高昂的藥費,就動手搶,把雷甫之和他的所有弟子都抓到鯨鯊幫中,強迫他們做藥。”

        “有了雷甫之的藥,那么,鯨鯊幫不就慢慢地變成一個大幫派了嗎?”

        “別的黑幫當然不能容忍鯨鯊幫慢慢變強,他們馬上聯合起來,一起攻打鯨鯊幫。雷甫之和他的絕大部分弟子在火并中喪生,據說,只有張文仁活了下來。張文仁對外聲稱:當雷甫之弟子的時間很短,對雷甫之的藥物一無所知。張文仁也確實只賣些普通藥品,故而從那以后,也就沒有人找張文仁的麻煩了。”

        “原來如此。李大哥,坐下來吃些點心吧。”

        “我還有事,這就告辭了。”

        “那帶幾個在路上吃吧。”

        麗滋拿了幾個點心,遞給李大海,李大海正在偷眼看孫瑛,沒有接穩,一個點心掉在地上,滾到了孫瑛的腳邊,孫瑛忙拾起來,拍掉點心外面的灰,然后紅著臉,遞給李大海。

        麗滋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暗自琢磨道:“這兩人挺般配的,而且還似乎是兩情相悅,我來撮合撮合吧。”

        想到這里,麗滋笑著說道:“李大哥,光說正事去了,都忘了給你介紹。這位是我的朋友孫瑛,在陳記綢緞莊做事,她不但衣服做得好,花繡得更好,我衣服上的花,全是她繡的。”

        接著,麗滋又對孫瑛介紹道:“孫瑛,這位是李大海李大哥,在大理寺當捕快,是我白大哥最信任的部下。他單身一人,衣服破了,都沒有人幫忙縫補。”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