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抓捕肖新武 作者:漫可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25
  •     孫瑛見李大海是大理寺的捕快,又看他儀表堂堂,因此非常中意,她不愿錯過機會,便鼓起勇氣,紅著臉、低著頭,小聲說道:“我平時閑著沒事,如果李大哥的衣服破了,我可以幫忙補補。”

        李大海見孫瑛樸實穩重、大方得體,甚覺合心,而且他看出孫瑛對自己也有意思,就激動地大聲說道:“真是讓人高興!以后我的衣服有人補了!”

        孫瑛聽了,臉更紅了。

        麗滋見兩人已經對上了眼,就笑瞇瞇地對李大海說道:“李大哥,你回大理寺時,好像路過陳記綢緞莊,孫姑娘一個人回去不太安全……”

        話沒說完,李大海就接茬道:“我送孫姑娘回綢緞莊。”

        傍晚時分,在燕王府的客廳內,就聽監察御史郝炎說道:“王爺,下官打聽到了肖新武的下落。”

        燕王問道:“哦?肖新武如今身在何處?”

        “他在京城近郊的唐家村,雖然具體住哪個宅院尚不清楚,但問問村長便知。而且聽說,肖新武很快就要搬走了。”

        “本王知道了。郝大人是否已經通知大理寺了?”

        “還沒有。下官也是剛剛得到消息,現在已經放衙了,如果通知大理寺,衙門再去調集捕快或者禁軍,恐怕要費些時間。萬一肖新武跑了,再想抓住他就難了。而王府的侍衛個個武功高強,派他們去抓肖新武,肯定是手到擒來。”

        燕王笑著說道:“郝大人真熱心啊!”

        “下官敢不盡心嗎?!上次,肖新武刺殺王爺,下官也受到牽連,遭到懷疑,如果早日抓住肖新武,就可以洗清下官的嫌疑了。”

        快吃晚飯的時候,白浩弘回到了白府,麗滋趕忙把泡好的茶遞到白浩弘手中,然后問道:“白大哥,肖新武抓到沒有?”

        白浩弘把茶一飲而盡,答道:“辦案哪有那么容易?肖新武在京城的幾個原住所都查了,沒有發現線索。”

        正說著,白誠帶著吳盡忠走了進來,兩人見完禮后,吳盡忠說道:“白大人,我們打聽到肖新武的下落了。”

        白浩弘振奮地問道:“在哪兒?”

        “在京城近郊的唐家村。”

        “難怪搜查京城沒有找到他!”

        “聽說,肖新武很快就會搬走,最好今晚就去抓他。”

        “在唐家村的哪個宅院?”

        吳盡忠答道:“這個還不清楚,不過問問村長就知道了。”

        “如果是這樣,那么我們得多帶些人,先把村子圍起來才行。我這就去叫些捕快,并請求派禁軍幫忙。”

        “現在天已經黑了,再叫捕快和禁軍可能來不及了。我把燕王府的侍衛都帶來了,他們一個能頂十個捕快。”

        “燕王府的安全沒有問題嗎?”

        “就一個晚上,沒事的。我們快走吧!”

        “好的,走吧。”說完,白浩弘轉身出門。

        “白大哥,”麗滋喊道:“你還沒有吃晚飯呢!”

        白浩弘頭也沒回,大聲答道:“我在路上買幾個包子。”

        深夜,一名蒙面刺客摸進了沒有防備的燕王府,他輕車熟路地來到了燕王的臥室,舉劍朝床上刺去。就見床上的人往刺客方向一滾,躲過了刺來的劍,同時順手點了刺客的軟麻**。刺客定睛一看,吃了一驚,因為床上那人不是燕王,而是吳盡忠。

        臥室內重新點燃了燈火,燕王緩緩走了進來,拉下了刺客的蒙面,見是監察御史郝炎。燕王并沒有吃驚,平靜地說道:“文武雙狀元出身的郝大人,為何當起刺客來了?本王忽然覺得,文武雙全也不見得有優勢,因為郝大人的武功不如盡忠,謀略不如本王,所以今晚才會被抓。”

        郝炎不解地問道:“為何你知道我今晚會來?我明明看到:吳侍衛帶著王府全部的侍衛出了城。”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燕王府空虛,可能有歹徒趁虛而入,故而,本王不能不防。你看到的‘吳盡忠’,只是穿著盡忠衣服的侍衛。”

        “既然技不如人,被你抓住了,要殺要刮,隨你便!”

        “本王不明白,郝大人為何三番五次要刺殺本王?”

        “文死諫、武死戰!我寫了很多反對尋找太祖子孫的奏折,可都如同石沉大海,而你卻加快步伐,去尋找太祖子孫!你身為王爺,難道不知道其中的危害嗎?!”

        “本王也曾經勸過陛下,可陛下堅持要尋找太祖子孫,本王不能抗旨不遵啊。即使你殺了本王,陛下也會派其他人去做這件事的。另外,陛下這樣做的原因,本王是知道的,陛下認為:‘燭影斧聲’之說仍在民間流傳,只有厚待太祖后人,才能證明‘金匱之盟’是歷史真相,‘燭影斧聲’的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郝炎聽罷,覺得很有道理,于是有些后悔地說道:“這么說來,是下官錯怪王爺了,請王爺處罰,下官毫無怨言!”

        “處罰就不必了。本王念郝大人平日一心為公、敢于直言極諫,這次就不計較了,但是,有些事希望郝大人坦誠相告。”

        郝炎感激地說道:“多謝王爺!下官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好,郝大人不愧是個爽快人。請問,肖新武刺殺本王是受郝大人的指使吧?”

        “是的,下官聽說肖新武缺錢,到處‘找活干’,就給了他一大筆錢,讓他去刺殺王爺,如果刺殺成功,再付另一半。肖新武說,假若他刺殺成功,而沒有福分領另一半的賞金,要求下官把錢送給:玉谷縣‘新仙酒樓’的萬鳳仙。”

        “肖新武是否真的藏在唐家村?”

        “是的,肖新武以前住在京城,后來錢不夠用了,就搬到了唐家村,下官還曾在那里和肖新武聯系過。不過,假若真是肖新武殺了張掌柜,他一定會馬上逃走,官府去抓他,多半會撲空。”

        “虎頭幫的總部不在京城,肖新武長期呆在京城想干什么?”

        “聽說,肖新武來京城,是想買一種價格昂貴的藥,可是,他進了幾次春滿園,帶的錢花掉了不少,買藥的錢就不夠了,故而,肖新武想做點殺人的買賣,賺點錢。”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