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知情 作者:柳梨花開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1-06
  •     蘇敏見狀就笑臉盈盈得打著圓場道:“大家都散了散了,準備上課準備上課!”

        王子成雖然不耐煩,但是語氣還算溫和,只是聽在其他同學耳朵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但是他們想到是他們先誤會了蘇敏,王子成沒有對他們發火已經算好的了,所以就嘻嘻哈哈地走開了。

        “啊哈,班長說的對,大家都準備好上課!”

        “都是誤會都是誤會,大家都散了!”

        “散了散了!”

        正當眾人散去的差不多的時候,蕭景寒才一臉懵逼地走了過來,直到他

        他原本以為王子成會再休息一天,沒有想到那兩個人直接就回來上課了,所以他提著笑容,朝王子成和蘇敏走去:“子成,師妹,你們怎么來了?”

        蘇敏看到蕭景寒姍姍來遲,就撇撇嘴有些不開心地說:“景寒師兄啊,你剛剛去哪里了,害得我被人說是‘花心大蘿卜’……”

        蕭景寒頓時就有些尷尬了起來:“我……我剛剛有些事兒,所以不在……誰罵你,讓子成去幫你討回來!”

        他去廁所方便這種事情,怎么好意思當這女孩紙的面說……

        王子成看出了蕭景寒的尷尬,就微微笑道:“我覺得我的身體好了許多,即便是休息也不知道該做什么,所以我就拉著敏敏回來上課了。”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先回我的位置上去了,下課了聊啊!”

        “嗯。”

        “嗯嗯,去吧!”

        他們的話音剛落,上課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上課的老師非常的淡定,像是見過世面的人,她對王子成的新造型只是表示了一下驚奇,就繼續上著自己的課。

        雖然華夏藝術學院的學生們走了一批又來一批,但是蘇敏和王子成一直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而仰慕著王子成的人也非常的多,所以王子成剪短發的事情迅速在華夏藝術學院里傳開了。

        跟蘇敏和王子成交好的三個女孩子都大吃了一驚!

        當時的李鳳音和謝俊蘭正拿著舞蹈扇在練舞,她們聽到旁邊休息的同學說起這件事情,兩個人手里的扇子險些因為拿不穩而跌落在地上!

        尤其是將王子成當成哥哥的謝俊蘭,心中更是五味陳雜難以相信,本來柔美的舞蹈變得悲傷了起來。

        因為她知道對于王子成來說,斷發就意味著跟家里割裂了關系,所以她當即就知道王子成家里出了事情。

        方姝兒當時正在休息,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驚得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此時的他們已經上完了一天的課,正坐在阿權的宿舍里面聚頭,唯有謝俊風和阿權不在現場。

        但是此時的他正拿著手機,跟王子成聊著視頻電話:“我的個天!兄弟你這也太狠了,居然直接剪這么短!不過看起來還挺有味道的,哪天我也去剪一個!”

        王子成無奈地搖搖頭道:“你還是別想了,安心地做你手里的事情吧,不過你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

        李鳳音和謝俊蘭一聽王子成說謝俊風變了,就急急忙忙地圍了過來。但是因為站得稍稍遠了一些,所以謝俊風那邊看不到她們兩個人。

        李鳳音看到許久不見的愛人,不禁心頭一熱,眼中有就有熱淚凝聚。

        她跟謝俊風雖然經常電話聯絡,但是視頻通訊是一次都沒有的,所以她并不知道謝俊風變成了什么樣子。

        等到看清楚了謝俊風的模樣,李鳳音的眼淚就噼里啪啦地落了下來。

        視頻里的謝俊風看起來又黑又瘦,平日里的風流倜儻全然不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那邊的光線不好的緣故。

        謝俊風那邊有呼呼風聲,他擺了擺手道:“嗨,就是風大太陽大而已,等紀錄片拍好就好了!不過兄弟,你不會是遇到什么打擊了吧,連聲音都變了!”

        蘇敏沒等王子成開口,就朝視頻里吼了一句:“并沒有,他只是感冒了!”

        “喲喲喲,我又沒問你,你那么猴急做什么!難道……他變成這樣,是因為你給他壓力了?”

        視頻里的謝俊風一臉壞笑,一看就是不懷好意的表情,連語氣都帶著調侃。

        他本來就喜歡打趣蘇敏,而蘇敏也不知道自己會那么沖動,當即就紅著臉啞巴了起來。

        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王子成見蘇敏害羞了起來,就無奈地搖搖頭道:“俊風你不要胡說,這件事情跟敏敏沒有關系的,是我一時心血來潮,想試試短發的滋味而已。”

        謝俊風也學著王子成的樣子,無奈地搖搖頭道:“是我一是血來潮,想試試短發的滋味而已!行行行,你的頭發你說了算!不過兄弟,我老婆有跟你們在一塊兒嗎?”

        王子成輕輕的笑了一下,沒有回答謝俊風的問題,而是將手機直接遞給了李鳳音。

        李鳳音抹著眼淚接過了手機,去了蕭景寒的房間跟謝俊風說著話。

        謝俊蘭看著李鳳音離去的背影,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兒。她不是埋怨哥哥忽略了她,而是覺得哥哥為了事業付出了太多。

        王子成并不愿意解釋剪頭發的原因,因為他不想愛人和朋友為自己擔心,所以他們就開始了大眼瞪小眼兒,場面就變得有些尷尬了起來。

        方姝兒一直是局外人,看著氣氛有些尷尬,就趕忙道:“哎……也不知道師父干嘛去了,這么久都沒有回來。”

        蘇敏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阿權不在,眼睛就向四周掃了一圈道:“是呀,按理說他應該比我們先到的,怎么今天就不在呢……”

        蘇敏的眉頭微微皺起,那帶著星光的眼睛,最后停留在了蕭景寒的身上:“景寒師兄,你知道師父去哪兒了嗎?”

        蕭景寒聳了聳肩膀,有些無奈地說:“我也不知道,可能去接媛媛去了吧。”

        蘇敏不禁喜上眉梢,笑臉盈盈道:“哦~原來是這樣~”

        蘇敏雖然沒有把話給說清楚,但是其他人都明白蘇敏話里的意思,所以也跟著明白得點點頭,除了蕭景寒這個外國人。

        蕭景寒撓了撓腦袋,有些不理解的問:“敏敏,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呀?”

        謝俊蘭見他不是裝傻,就掩唇輕笑道:“敏敏的意思是:蘇老師和我小姨可能過不了多久就會結婚了!”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注意到阿權和文愛媛已經進了門。

        阿權聽到“八卦”聊到了自己身上,就趕忙輕咳了兩聲道:“咳咳,你們都在啊!”

        :。: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