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人生不再見》-> 第49章 賣身契
第49章 賣身契 作者:那天我不在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1-11
  •     但我決定搞臭高陽這孫子的決心一直沒有變。

        高陽家住在老城區的老別墅里頭,大門

        我找了做廣告的弄了幾個橫幅,橫幅上大意就是超級無敵大渣男什么的。

        弄大了別個姑娘的肚子,然后就玩消失。

        這個橫幅拉在高陽家的大門前,雖然只拉了不到半個小時就被物業給扯了下來,但也足夠高陽這小子喝一壺的。

        陳香香這個嫉惡如仇的姑娘在她的電臺節目里頭也含沙射影的罵了高陽一通。

        我就看高陽個王八蛋以后還在B市混得下去不?

        媽的,高陽那段時間成了B市的風云人物,比人家明星搞地下情,或者三角戀的新聞還勁爆。

        拉橫幅的那一天晚上,陳香香上班之前非常之嚴肅地將我給拉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坐著。

        她說:“姑娘,你不會真的被高陽這孫子搞大肚子了吧?”

        我一臉嚴肅,努力憋著笑:“香香,你真好,這個世界上第一關心我的人還是你。男人都是只靠下半身思考的王八蛋。”

        香香鐵青著一張臉:“媽的,老娘班也不上了,起來,我帶你去醫院。”

        我說:“香香,你太侮辱你姐們純潔的人格了吧!我是那樣的人嗎?盡管面對數次的誘惑,我仍然堅定不移地守住了我的底線。”

        香香大松了一口氣:“媽呀,嚇死我了,還好你有那個變態的底線,不然連咋個死的都不曉得。”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更何況我這是情傷。

        一百天還不曉得夠不夠療傷。

        老板秦開看我成天一副活不起的樣子,說我和高陽分手他也有責任。

        沒有好好關心關心手底下員工的情感生活。

        剛好忙的那一個案子賺了一些錢,他決定給我放假,是帶薪休假的那一種。

        雖然我這情傷傷得有些不值,香香就是這樣罵我的,她說高陽這個王八蛋根本就不值得我為他傷心。

        但畢竟是兩年多的感情在那里,心底總有一股空落落的感覺。

        其實更讓我決定休假的原因還是因為秦開秦老板說的是帶薪假期,這一種便宜我為什么不撿?我也不是傻子。

        那段時間,我微信里頭那個叫007的又頻繁跟我聯系了。

        大多時候,他都是給我發一個吃飯的表情包。

        有時候大半夜的還發。

        我說胖虎:“你是神經有問題嗎?大半夜的不睡覺吃個錘子的飯?還嫌你胖得不夠明目張膽嗎?”

        他的回答還算幽默:“我曉得你失戀了,我這不是想告訴你,人這一輩子除了談情說愛之外,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譬如吃飯。人不談戀愛不會要命,但不吃飯是鐵定會要了命的,試想一下,這個世界上還有比命更重要的東西嗎?”

        我想一想也是,他說得非常之有道理。

        我回了他信息:“胖虎,謝謝你,其實我一點事都沒得。以后不要半夜給我發微信了,我瞌睡香得很,打擾了我睡覺,那個后果比失戀更嚴重。”

        秦開是一個相當好的老板,他不光讓我帶薪休假,還給我發了一筆可觀的獎金,說是對我工作以來勤勉的獎勵。

        他說的理由讓我十分受用,他說,自打我進了公司以后,公司的業績就是蒸蒸日上,我這么一個人才就是公司的福娃,是國寶級的人物。

        等我休假回來,我就是公司的二老板,如果可以的話,讓我當大老板也可以。

        香香十分羨慕,說我這是因禍得福,年紀輕輕的就當了老板了,看來電臺沒有錄取我當主持人是一個英明的決定。

        我決定先去我向往已久的馬爾代夫玩一回,然后再回老家看一看謝老師兩口子,還有年歲越來越大的奶奶,我安慰自己,我這是在跟我自己放假,和高陽那個人渣沒得半毛錢關系。

        在我的人生里頭,他還算不得上是一個人,我只當是被瘋狗咬了,給自己打幾針狂犬疫苗而已。

        只是打針的時候會能一些不良反應,緩一緩就過去了。

        ………………

        2018年初夏,我還在秦開的傳媒公司工作,秦開給了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成功地將我給套牢了,我想跳個槽都不得行。

        憑著我的聰明才智和我不按套路出牌的風格,我在業界里已經小有名氣了。

        那個獵頭公司的張經理天天給我打電話,不是約我喝茶就是約我泡吧。

        意思很明顯,就是讓我跳槽。

        我有意無意地在秦開面前提過幾回,有好幾個大公司對我是虎視眈眈。

        其實我的意思很明顯,作為一個公司的老板,你想要留住人才,先不說其它的,漲工資是必備條件。

        秦開這個娃就是不上套,我說啥,他都只是哼哼兩聲,裝聾作啞。

        他說:“妹兒呢,你現在是公司的第二大股東,你不能以一個員工的身份來發展公司,你得有當家作主人的意識,咱們公司要做大做強。我相信在你白老板的英明領導下,我們公司遲早有一天會成為B市傳媒公司的領軍人物。”

        我,我……

        隱忍不是我白子然的作風,我直接了當地對秦開說:“秦老板,不給我漲工資,老娘就直接走人了,你那個百分之二十的干股,你想給哪個就給哪個,老娘不稀罕。”

        天底下唯老板不奸,奸商奸商就是從這兒來的。

        秦開嘿嘿一笑。

        “妹兒呢,你怕是走不脫喔。”

        和平年代,我還不信那個邪了,腳長在我身上,我想咋個走就咋個走。

        我說:“秦開,你以為你是哪個,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我白子然是嚇大的嗎?”

        秦開不慌不忙地拿了他當初給我干股的合同,他手指到乙方責任和義務那一面,其中一條寫得很清楚。

        乙方不得無故離開或者放棄公司,除非公司因為不可抗力因素自然終止。說白了就是除非公司倒閉了,我他娘的終身都是公司的員工。

        上面的違約條款寫得非常清楚,如有違約,乙方不得再從事相關行業的工作。

        媽的,秦開,那個文質彬彬學長,我非常之信任的學長,他早就挖好了坑等我跳進去,我也如他的愿傻逼呵呵地往里跳了,這一跳就是欲罷不能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新时时彩任选一